患深海恐惧症的潜水员和他的噩梦| 皮肤日记


大概是在三年前,我就厌倦了当上班族的生活。


和前老板提离职的时候,他斜着头盯着会议室桌子看了有五分钟,他实在是没有想过这个在公司第二久的员工居然会突然要走。


刚刚从学校毕业的我,一腔热血,但现实呢?工作主要内容是靠给垃圾心理课程做宣传来诱使客户掏钱,即使这份工作有着不错的收入,但这与我的初衷早已相差甚远。


那之后,变成无业游民的我遇到了我的师父,因缘际会之下成为了一个纹身咨询师,可以说彻底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关于我如何成为纹身咨询师的,以后再说给你们听。


今天要讲的是一个关于大海的故事。


突如其来的客人


在上海生活过的人一定知道,12月的魔都是多么阴冷。


就是这么一个又冷又潮湿的周末,一位男客人径直走进了店里。


一般来说,我们的客人都是预约好才来店里,像这样冲进来就想要纹身的并不是很常见。


我捧着一大杯热拿铁在他面前坐下,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人。


他个子不高,但是身材比例特别的好,四肢修长,我和他握了握手,他的手指上有轻微的褶皱,说明他不久之前还泡在水里,我想他十有八九是个水下工作者,尤其是他的皮肤,完全可以用肤如凝脂来形容,真是块完美的皮!


正在我职(痴)业(汉)病式的观察发作时,他主动打开了话头。

“我听说你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纹身师……”

“不,事实上我只是一个纹身咨询师”我正襟危坐的纠正他。“但我可以确定,你需要我的帮助。”


害怕深海的潜水员


Max最近一直在重复一个梦。


梦的开始总是在海里,并不是狂风暴雨的海面,而是天空里有着好看的阳光。他坠入海水之中,奋力摆动着手臂,但却被不可知的力量向着无底的深渊不断拉扯,在他的背后,一只巨大的眼眸正凝视着他……


在这个时候Max会突然惊醒,全身湿透,仿佛刚从海水里捞出来。


从那以后,Max似乎患上了深海恐惧症,即使是直视平静的海面,都会浑身发抖,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不算是什么大问题,可对于一个深潜者来说,可谓是绝症中的绝症。


我之前猜得没错,Max是个潜水员,而且是行业中相当出色的一位,很难想象一个每天都和深海打交道的人,会得上深海恐惧症。


“是Lisa医生推荐我来你这里,说你或许可以解决我的问题。”


Lisa是我的大学室友,毕业后中规中矩地当上了心理医生。“这个小bitch,又把搞不定的案子就往我这里推。”心里这么嫌弃着,但我还是继续着我的工作。


“这样,不知道Lisa有没有和你说,虽然我们这里是家纹身店,但是可以帮助客人们实现他们想要的。纹身往大了说,其实就是一种与自我与世界的交流方式。”


他将信将疑,我老神在在的呡了口手中的拿铁。


“弗洛伊德说过梦是现实问题和生活模式之间的桥梁,梦中的隐喻和象征虽然有时并不合乎逻辑,却是潜意识浮出水面的一个窗口。关键不在于解除噩梦,而是必须搞清楚,究竟是生活里什么导致了你的恐惧。”


看到他陷入了沉思,我知道,我已经找对了方向。

 

继承者


Max从小在海边长大,他家世世代代都是海里的“海碰子”也就是采集海参的人。


在海参还未能人工养殖的时代,这种职业带给渔民的是高风险与高回报并存的生活,所以海碰子在辽东地区也会被叫做“水鬼”。


患深海恐惧症的潜水员和他的噩梦| 皮肤日记


每到海参成熟的季节,Max的父母便带着破败的渔船和潜水服,到海底去拾取那些肥壮的黑色海参。


患深海恐惧症的潜水员和他的噩梦| 皮肤日记


Max就在海滩边,挖海蟹,捡贝壳……听到归船的马达声,他便跑到码头上翘首以盼,伴着夕阳归来的,是满载而归的渔船和多日不见的爸爸妈妈,爸妈会把这些海参带去市场,给MAX换来书包玩具和小零食。


患深海恐惧症的潜水员和他的噩梦| 皮肤日记


海碰子的收成是看天吃饭。


有一年海参的产量少了很多,当地的渔民不得不往更深的海域去探索,以求收获。直到有一天,一场突如其来的热带风暴波及到渔村周边,MAX再也没能听到归来的马达声。


当了一辈子渔民的爷爷奶奶,把Max接回了自己的家中。


“从那以后,你就开始害怕深海了吗?”我好奇的问道

“不,恰恰相反”Max自信而骄傲的说道“我跟着爷爷上了渔船。”


正如Max所说,他继承了海碰子的一切传统和技巧,没人能比他潜得更深,待在海底的时间,没人能比他更久。怪不得他能成为深潜高手,这根本就是他的看家本事嘛,我恍然大悟。


“但这不是你恐惧的原因啊”我皱了皱眉“看来要搞清楚,我们还是要靠一些辅助手段才行。”


“我需要做什么” Max好奇的看着我,在一旁忙忙碌碌“那还用问嘛,你需要现在给我睡一觉!”我拿着师父传给我的秘密武器,微笑着说“这根香叫安神香,是用中药秘方制成的,它能够让你快速的陷入沉睡。“这能行吗?”Max满脸写着怀疑。


“呵,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我让Max在沙发上躺好,点燃了手中的安神香……

 

美梦


细腻的阳光刺破海底的阴霾,Max终于看清了那只眼睛的主人。


那是一条巨大的鲸鱼。


庞大的身躯劈开海水,那只漆黑的眼眸中,流出的却不是动物的野性,而是无限温柔。


明明是在水下,一种难以形容的美妙声音却充斥在Max耳边,悠远、辽阔,像用顺滑的丝绸划过琴弦——那是鲸鱼的歌声……


奇妙的是,当鲸鱼出现的时候,Max内心的恐慌渐渐平息了下来,大海似乎有变成了他熟悉的样子,温暖、柔和,包容万物。


“该起床了~”我叫醒了Max“感觉怎么样?”


他慢慢睁开眼睛,反应了一会才想起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我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好了,这是最近第一次没有做噩梦,虽然梦的内容是相似的,我睡了多久?”


“十分钟吧”我看了看手机。


“很神奇,我感觉好像睡了十年,感觉之前的疲倦全都消失了。”


“废话,你知道做这样一根香要花多少钱吗!”我在心里碎碎念……


真相


“我想你应该回忆一下,在过去有没有什么被你遗忘的事情,那可能就是你噩梦的关键所在。”


听了我的话,Max好像想起了什么,我知道我已经靠近了真相……

 

那是MAX第一次独立下水,天气正好,无风无雨,Max一头扎入了碧蓝的海水之中,阳光透过海水,映照出五彩斑斓的海底世界,Max不由流连其中,快速将一个又一个的海参塞进背篓,却忘记了爷爷不能前往水草区的嘱咐。


意外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繁盛的水草在水流的作用下,卷入了Max的水肺缝隙,当Max发现自己的氧气急剧下降的时候,以及来不及了,他奋力地向上游,身体却越来越沉重,似乎有千斤巨石拉着他往下坠,死亡的恐慌捏住了他的心脏。


患深海恐惧症的潜水员和他的噩梦| 皮肤日记


正在这时,一只手臂紧紧抓住了他,拖着他向海面游去,迷迷糊糊之间,Max看到了自己最熟悉的身影。Max有惊无险地渡过一劫,可爷爷却因为强行下水落下了病根,从此彻底做不了海碰子。


患深海恐惧症的潜水员和他的噩梦| 皮肤日记


再后来,人工繁育的海参成为了市场的主流,老一辈的渔民们纷纷退休,而Max则选择到大城市里碰碰运气。


“那你爷爷最近怎么样了”我内心已然有了猜测,但是要向Max确认一下。


Max摇了摇头“前段时间,爷爷去世了,当时我还在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比赛,没能回去见他最后一面。”


“你的深海恐惧症和噩梦,是不是都是在你爷爷去世后才出现的?”


MAX回忆了一下,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显然之前他并没有把这些联系在一起。


我找来一只笔在纸上画出一道波浪线“深海恐惧症的病根在于你第一次溺水,那时候你就对深海产生了恐惧。”


“因为爷爷对你的救援和保护,成了你的心灵支柱,所以只要爷爷在,你就不会害怕深海。”我在波浪线之下画了一个圆圈。


“而爷爷的去世,让你的心灵支柱消失了,之前压抑许久的深海恐惧一次性爆发了出来,最终变成了噩梦。”我抬头看着Max


“我想鲸鱼就是你潜意识里爷爷的象征,如果我们能把它从你的梦中带回来,你或者就能再一次克服恐惧。”


“怎么带?”


“走吧,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他一定能帮到你。”


鲸之歌


Max见到大海的时候,大海刚刚结束一节在纹身学院的美术课程。


听完Max的故事,他温和的笑了笑,带Max去了自己的工作室。


一进门,Max就愣住了。


画架上摆着一幅油画,画面中,一条巨大的鱼尾在山海之间,掀起万丈波澜,水珠仿佛浸染了天空,和他梦中的画面简直一模一样。


“这副画很像你所叙述的画面。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创作这幅画”


站在Max的背后,大海老师抱着双臂,声音里透着自豪。


“似乎有一种力量在驱使我,我今天刚刚完成,你就来了。这个图案比较适合纹在手臂,这样你也经常看到。我等下修改一下,让图案更适合你的手臂线条”


当大海手上的纹身机,落在他手臂时,Max脸上的表情更多的是兴奋,而不是害怕。


患深海恐惧症的潜水员和他的噩梦| 皮肤日记


纹身整整持续了七个小时,微微的刺痛敲打着Max的神经,他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件瓷器,而大海老师就是那个雕琢瓷器的匠人。


纹身的期间,Max和我说起以前的事情。


为了哄小Max入睡,爷爷总是对Max说一些类似童话的故事。


爷爷说,鲸鱼是大海的圣物,渔民如果去世了,会有鲸鱼唱起鲸歌,人的灵魂就会乘着鲸鱼,前往大海的彼岸。


直到爷爷去世的消息传来,他都感觉不到悲伤。


他总是觉得爷爷还活在这个世上,在那个小村庄里等着他回来。


也正是从那一天开始,鲸鱼出现在了Max的梦中。

 

再后来,我在朋友圈里刷到了Max带奶奶来上海游玩来的照片。

 

人生最困难的事情,从来不是分离,而是告别。

很多人和事,就像末班列车一样,一旦错过,就只能到此为止了。你能让更多地去记住的他们的背影和感觉。


就像《寻梦环游记》里的台词:

死亡并不是人生的终点,遗忘才是,在爱的记忆消失前,remember me。

 

患深海恐惧症的潜水员和他的噩梦| 皮肤日记


“Max后来怎么样了?”一次课间,大海凑过来问我。


我头都没抬,递给大海一本杂志。封面上是全球深潜大赛的冠军队伍,照片中间,Max的笑脸灿烂。


大海老师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回了工作间。

我也恰好敲完最后一行字。




-今日尬聊-


你的纹身有故事吗?


加个星标,花花世界,我们不走散。


患深海恐惧症的潜水员和他的噩梦| 皮肤日记



患深海恐惧症的潜水员和他的噩梦| 皮肤日记

·点击跳转如何正确打开纹身师之路


患深海恐惧症的潜水员和他的噩梦| 皮肤日记

免费纹身咨询找他


患深海恐惧症的潜水员和他的噩梦| 皮肤日记

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使用。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