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一个完整的环,无限接近终点,无限靠近起点



生命是一个完整的环,无限接近终点,无限靠近起点


衔尾蛇(οὐροβόρος,亦作咬尾蛇),是一个自古代流传至今的符号,大致形象为一条蛇(或龙)正在吞食自己的尾巴,结果形成出一个圆环(有时亦会展示成扭纹形,即阿拉伯数字“8”的形状),其名字涵义为“自我吞食者”(Self-devourer)。


生命是一个完整的环,无限接近终点,无限靠近起点


这个符号一直都有很多不同的象征意义,而当中最为人接受的是“无限大”、“循环”等意义。另外,衔尾蛇亦是宗教及神话中的常见符号,在炼金术中更是重要的徽记。柏拉图形容衔尾蛇为一头处于自我吞食状态的宇宙始祖生物,它是不死之身, 并拥有完美的生物结构。


生命是一个完整的环,无限接近终点,无限靠近起点


“这头生物并不拥有眼睛,因为在它的外围已经没有任何需要观望的东西存在;它亦没有耳朵,因为外围没有任何需要聆听的事物;外围没有任何的气息,所以它不用呼吸;它没有任何的器官,因为在它身边没有任何东西会被它吸进或由它排泄,所以不需要进行任何消化。在它被生育出来的时候,它的排泄物就安排成为它的食粮,它的行为及其行为之影响都源于它,亦受之于它。造物者构想出这头能够自给自足的生物,这比其它缺乏一切东西的生物来得完满。另外,它不需要向任何对象采取任何防卫的措施,造物者认为没有必要给予任何献牲到它的手上。它亦没有足与脚,它的整体本来就是一种移动的手段。它虽然拥有无上的心灵与智慧,但它对移动的概念却相当模糊,因为它只在同一个位置上存在,所以它的移动轨迹有如圆球;可是随着它本身的局限,它只能不住地环状旋转着。”



生命是一个完整的环,无限接近终点,无限靠近起点



虽然柏拉图提到的宇宙圆球概念,只是形容一种星体的最外层气圈结构,而非蛇型的传说生物,文献中亦未有直接涉及“衔尾蛇”(Ouroboros)的名字,可是这个圆形的无限概念正是衔尾蛇所标示的基础逻辑。


在某些场合中,衔尾蛇会被描绘成一半光一半暗,就像阴阳的图案一样,象征所有事物的两极观念;更重要的是,这两股对立的力量,虽然两不相容,但同时亦并非处于对抗的立场。在炼金术所诠释的圆型结构宇宙观中,衔尾蛇象征至高无上的作品,既相融合又包藏对立,是一个既清晰而又模糊的“完美”概念。衔尾蛇亦经常与诺斯底主义与汉密斯神智学有所连系。[1] 

衔尾蛇亦代表了“自我参照”或“无限循环”,尤指那些能恒常自我增生的事物,以及循环周期性的自我发展,其中一个好例子就是传说中的不死鸟,它在自我焚灭的过程中自我繁衍(或理解为“重生”),正是无限循环概念的一种表现。另外,衔尾蛇亦象征著最原始的元素。


生命是一个完整的环,无限接近终点,无限靠近起点



生命是一个完整的环,无限接近终点,无限靠近起点如何正确打开纹身师之路·点击跳转


生命是一个完整的环,无限接近终点,无限靠近起点

生命是一个完整的环,无限接近终点,无限靠近起点生命是一个完整的环,无限接近终点,无限靠近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