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什么是艺术家?德艺双馨?天真烂漫?

NONO…这样的描述可不真,不real!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伟大的艺术家,是能隐形于市的劳作者,

是穷其生命的追寻者,是时代的定格者。

他们一生逐波不靠浆,赤手空拳全靠浪。

伟大艺术平凡且历练,宛如“ 浮 世 ”一般。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没错!“ 浮世 ”的意思是虚无缥缈的人世,人生如此虚无,何不及时行乐?所以当初的浮世绘艺术当中70%的都是春画!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这些春画有的含蓄,有的露骨…总之都让人羞羞的。


BUT  !  浮世绘的独特技法,

却深深影响了西方印象主义。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莫奈就曾让老婆cos了一下和风


梵高曾公开表示临摹了好几次, 并声称:浮世绘就是我的信仰!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左图为梵高油画仿作之一)


“印象主义”音乐的鼻祖 法国音乐家德布西的代表作《大海》,灵感也来源于浮世绘派系的一幅海浪图。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照片右上角为《神奈川冲浪里》 


甚至前面提及的“大迷弟”梵高也曾参考这幅画 ,后来世人对梵高的《星空》与《神奈川冲浪里》再次解读将两者结合在一起,契合度那是相当之高。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这张神秘画作,如今已成为日本艺术和文化缩影,但它根本不算典型的日本风格。


这是一幅横跨东西两个文化的画作,即使在今天,影响从未减弱。这场现代艺术的“巨浪”影响者到底是谁?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今天就讲讲浮世绘里面影响最深远的《神奈川冲浪里》,以及他的作者,浮世绘三杰之一的:





葛饰北斋

1760年-1849年


被誉为日本现代艺术之父的他,作为名副其实的大师,葛饰北斋不仅穷,还爱浪,而且出名特别晚。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1999 年,他入选《 LIFE 》的“千禧年影响世界的 100 位名人”,也是其中唯一的日本人。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他绘制的日版水浒传与西游记的插图不仅还原度高,还推动中国文化进入日本,更是对于日式老传统刺青起到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但是这么一位大师却一直声称自己不是什么画家?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少年时期,他在版画室当学徒,天分极高的他迅速脱颖而出。


先师从胜川春章学工笔,后又跟随俵屋宗理学写意,继承老师的名号,还顺便进修了中国画和西洋画的精髓。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照理来说如此绘画天才,想发家致富应该很容易!可葛饰北斋不愿意抱师父大腿一心想创出自己的独创风格。


离开了胜川师门后,北斋的生活就陷入动荡,据说他一生搬家93次,还改了30次名字:

他叫过“铁棒滑滑、天狗堂热铁、穿山甲”…

全心投入画作时又自称:画狂老人卍

(以上名称均来源于真实历史资料)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资料称:北斋是后来因为生活所迫,实在太穷了。1798 年,不得以将把“宗理”名号转卖给他人,以此换点冠名费来维持生活。


自己改名为“北斋辰政”。七年后,最终改为“葛饰北斋”,这一年他 46 岁。直到50岁,他才形成自己的风格。


“从6岁起,我就有办法复制事物的形状。从50岁起,我创作了许多画作,但是70岁以前的作品其实都不值一提。在73岁时,我对动物、鸟类、昆虫、鱼类、植物的组织充满灵感。

——葛饰北斋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北斋漫画七编之波浪的研究,葛饰北斋,木版画,1817年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北斋漫画被誉为日本ACG界漫画的鼻祖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关于浮世绘中风景画创作,葛饰北斋不是第一人。


奥村政信、歌川丰春、司马江汉等人都创作过风景画,而他则结合以前诸位大师创作经验和西方的绘画技巧,为浮世绘风景画的创作打开了一个新的局面。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葛饰北斋浪了一辈子,将世俗风情,人生百态,都当作自己画画的题材。


他曾说:“活了90岁,什么都能画。”这一点他的“迷”梵高和他很像!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尽管当时北斋的名号已经打响,他却始终不认可自己的画家身份,74岁那年,他曾感叹自己没什么天分:


“说实在的,我70岁前画过的东西都不怎么样,也不值一提,我想我还得继续努力在100岁时才能画出一些比较了不起的东西”。

——葛饰北斋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他一生追求绘画的最高境界,临死前,他还念念不忘地说:“我多么希望自己还能再多活五年这样子我才有时间尝试成为一个真正的画家。”



成名是因为孙子败家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富岳三十六景


一生坎坷的葛饰北斋,70岁时他的妻子去世,而他打算退休养老,谁知道家里的熊孙子赌博输光了家产,一家老小只能躲进破庙,逼得他只能重操旧业


给老家画一套以富士山为主背景的旅游明信片,这才有了《富岳三十六景》也这才有了《神奈川冲浪里》。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然而谁也没想到,这张惊世之作,就是一张明信片,原作也根本不存在,流传于世的多复刻本。20世纪初,这样幅版画的售价仅相当于两碗面。


一幅绝迹于世的画作为何年旧不衰?


这副画作究竟牛在什么地方?我们先谈谈历史背景,19世纪前期,日本国内观光兴起,城市居民常打着朝圣宗教的名义参观日本各地的风景。所以这副作品不过是旅游地的一个周边。


为了取得竞争优势,北斋和出版商的宣传主力是一种新进口的不易褪色的颜料,将《三十六景》打造成这种新颜料(普鲁士蓝)热潮的一部分。


这可能是最早的代言,与艺术家联名了。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普鲁士蓝(又名宝蓝色)


接下来仔细看这幅画,在于它的构图很西方,一系列圆和三角构成画面,源自典型的西洋几何学。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其次画作层次折叠,原本处在远眺位置的看画者,会忽然被置换到浪潮之下透出要被巨浪吞噬的危机感,如此构图复杂,葛饰北斋却是几乎不假思索、一气呵成的。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最后出色是他海浪笔法,他本能地知道海浪的碎形结构,浪潮于末端碎裂的形状,几乎能与电脑分析出来的相媲美,而碎形理论,要在他150年后,才被人提出。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静态画面的巨大动势,画面上被梵高喻为“鹫爪”的惊涛骇浪激起飞沫,即将吞噬三艘船。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波涛中载浮载沉的小舟,是房总地区(现在的千叶县)用来运送新鲜鱼货的运输船。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远方的富士山乍看之下,仿佛是另一波海浪,北斋把视点降低,把描写的主要对象——浪涛安置在画面的主要位置,占据画面的绝大部分面积,像是悬浮在半空中的魔爪,造成了压迫感。


天空数倍于海面的构图与十七世纪荷兰海景画十分相似。看似静态的画面中却蕴含着巨大的动势。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西洋铜版画


关于它的名字,很多人都误解了


很多朋友喜欢称之为“巨浪”,《神奈川冲浪里》的英文名是“The Great Wave”,相信很多人对于这个名字都会理解成“在神奈川冲浪”吧?


然而,日语的分词应为:神奈川冲 – 浪里 (看画的题字) ▼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冲” 在日文中指远离岸边的深水区域。为什么是“神奈川冲”?因为在地理位置,那里可以清晰的看到日本的象征,富士山 ▼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为什么是“浪里”?因为这是一个省略,是“船在浪里” ▼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所以这个名字预示了画面的三个重要因素:富士山(日本的象征),大浪(自然),船(人)。日本哲学所追求人和自然的和谐,以及日本的重要象征,在一幅画里面齐备了。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1849 年元月,葛饰北斋抱病创作了他的最后一幅作品绝笔:《富士越龙》,画面上墨色浓重显得有些阴冷,可能也表达了他此时的心境。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葛饰北斋82岁时的自画像


三个月后,葛饰北斋在位于浅草圣天町遍照院的家中去世,享年 90 岁,当时的画号是“画狂老人”。


虽未达到自己所期望的 100 岁而达到艺术的至高境界,但他在绘画艺术上的成就,毫无疑问是举世瞩目的。


关于葛饰北斋的后代


据相关资料的调查:葛饰北斋有位很有才华的女儿,叫做葛饰应为。而她的名字中的“应为”两字,看起来似乎很高端,实际上却是父亲北斋马马虎虎取出来的。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关于他的女儿葛饰应为,据说也是名浮世绘师,还具有“女北斋”称号。她的笔下最擅长用女性的角及细致笔法来描绘当时的江户时代。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关于她的作品也是颇多,其中的包括《三曲合奏图》、《吉原夜景图》、《吉原格子先之图》、以及《夜樱美人图》等。


通过她的作品不难看的出来她的画笔是什么样的。她虽然比不上那个父亲出名,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日本的绘画。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葛饰应为 作品


往事总会随着时间被人淡淡的遗忘,葛饰北斋虽与孤独为伍,但他用细心与热情拥抱生活。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对于北斋晚年来说,想象力日益衰退,亲人的离去,是悲惨的。但他仍然倔强的坚持创作,虽然他生前则没有什么奇情溢彩的生活,唯一所做的就是画画,传闻他一生中曾画了3万5千副画作。


谦卑、好学、勤奋、热情、再加上对于追求梦想的天赋才能让艺术创作变的灿烂如星辰。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如何正确打开纹身师之路·点击跳转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
这个影响梵高的男人,一生都在浪,总说自己不是画家,晚年崛起是因为孙子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