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身师的身份让他/她们每天都在受到生命威胁




你打开了 硬兽 的第350篇文章



温馨提示:本文字数1025,预计消耗你2-3分钟




Suraya Shaheedi今年27岁,是一位单身母亲,也是一位女纹身师。


她的流动纹身店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开设马上2年了,在这个帝国坟场、极端保守、男尊女卑的国家非常罕见。


纹身师的身份让他/她们每天都在受到生命威胁


9年前,Shaheedi与丈夫离婚,现在与儿子、父母同住,是父母和哥哥说服她成为了纹身师。


她的父亲,59岁的Hussain表示全力支持自己的女儿,父亲说“她反对禁忌的立场让我感到骄傲”。


Suraya的工作需要与男人独处,然而在这个父权社会,禁止女性触摸与他无关或未婚的男人,所以作为女纹身师是需要极大勇气又充满危险的。


纹身师的身份让他/她们每天都在受到生命威胁


她说“我经历了很多,甚至受到过死亡威胁,因为大多数阿富汗人认为纹身是危险的,它被宗教所禁止”。


Shaheedi使用社交媒体来寻找客户,出于对安全的考量,她并没有标示店铺的地址。


但是还会遇到这样的状况,她说,最近在发型屋里遇到一位顾客,客人的丈夫从她的社交媒体页面上认出了她,该男子威胁,如果Shaheedi继续发布纹身作品,就要杀死她。


纹身师的身份让他/她们每天都在受到生命威胁

(在土耳其获得了人生第一个纹身)


但是Shaheedi没有恐惧,“我不能离开我热爱的职业,我在喀布尔的一所大学修读商业管理,努力抚养我的儿子,我为自己的勇气感到自豪。”




纹身师的身份让他/她们每天都在受到生命威胁


23岁的Omid Noori,身上拥有16个纹身, 正在为他刺青的,是阿富汗前陆军军官Nazeer Mosawi。


他在阿富汗与伊斯兰叛乱份子的内战中战斗了7年。


他说“现在的我仍然在战斗,但这次是反对社会的保守主义,纹身机就是我的武器”。


纹身师的身份让他/她们每天都在受到生命威胁


他几乎每天都会受到恐吓电话,大多数人都扬言要烧毁他的店。
 
他说他厌倦了人们对纹身的负面评论,但是这是他的家园无法逃离,谢谢纹身让他认识了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这令42岁的他倍感安慰。


纹身师的身份让他/她们每天都在受到生命威胁






这是一个满目疮痍的城市,当年在砸毁千年佛像的野蛮塔利班政权统治下,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充满了禁忌,大家仿佛活在中世纪,有很多匪夷所思的戒律。


男人必须留胡须,不能拍照、绘画,甚至放风筝、在公共场合大笑都有可能被关进监狱,歌曲只能统一宗教风。


更悲惨的是女性不能接受任何教育、不能工作更别说参加什么活动了,也不能和没有血缘关系的男性见面,更不能在没有男性护送的情况下离开家园。

 纹身师的身份让他/她们每天都在受到生命威胁纹身师的身份让他/她们每天都在受到生命威胁


如今,阿富汗仍然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在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下,可想而知,纹身师是多么的艰难的存在。

 

随着社会对纹身的态度逐渐放松,更多的阿富汗人开始尝试并从事纹身行业,这显然也是一种进步。


虽然因为纹身常常受到生命的威胁,但相信这场“战争”他们必然会战斗到底。



纹身师的身份让他/她们每天都在受到生命威胁




策划:小兽
文案审核:肉哥
文案编辑:小五
图片整理:小五
资料参考:Instagram/Pinterest/百度/香港01


纹身师的身份让他/她们每天都在受到生命威胁

纹身师的身份让他/她们每天都在受到生命威胁



 FOLLOW US 


纹身师的身份让他/她们每天都在受到生命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