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7年前在纽约工作那会,老板家里有一个小角落布置得很特别:一张儿童椅上摆满了玩具,有一个很迷你的小花瓶,总是插着一支小小的鲜花


有一天老板家的狗叼走了上面的一个玩具玩了起来并把花瓶打翻,被老板狠狠的训斥一番,“This belonged to your brother,show some respect! ” (这是你哥哥的,放尊重点!)


随后她告诉我,那个小角落属于她的第一只爱犬,去年因病离世了,她哭了整整一个星期,玩具下面藏着一个小盒子,里面是它的骨灰。“我丈夫帮我把骨灰放进去之后,我从来没有打开过它”,她擦了擦眼角的眼泪,继续说,“我想有一天我会把它撒到海里,因为它生前最喜欢跟我去海边玩,但我还没有想好,也许我会想要一个文身,我听说有的文身师可以把骨灰文进文身里…但我现在没有准备好,我总觉得,每天醒来它还在我身边…”


对于逝去的爱人或爱宠,我们需要多长时间才能释怀,逝者的骨灰怎么处置才好?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当时身上只有三个小文身的我,对文身还没有什么深刻的了解,但是她提到的这个骨灰文身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前段时间偶然又网上看到了“骨灰文身”这四个字,今天就来说说这个吧。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文身师Trish Rodgers为纪念她逝世的猫Thunder的骨灰文身




以上视频来自美国国家地理的油管频道, Riya的父亲在车祸中不幸离世,她选择把父亲的骨灰加进献给父亲的纪念性文身中,片中她说到:”This is going to be in my skin. How much deeper can you really get?” 这(骨灰)将会在我的皮肤里,还有比这更深刻的吗?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Love lasts forever, but a tattoo lasts six months longer.(文身比长存的爱再长六个月)。巴斯大学的John Troyer博士,是“死亡与社会研究中心”的教授,在他2010年的一场名为“病态墨水:关于人类纪念性文身的田野札记”的讲座中,他说道:


纪念性文身不仅仅代表逝者,它是一种在世者试图通过永久性地改变自己身体的方式去理解死亡的史学实践。通过这种方式,纪念性文身不仅可以在生与死之间建立一种新的可理解性的语言,并且在身体上记录下可供历史考究的内容与文字。纪念性文身是一个图像,但同时它也是(最重要的是)一种叙事方式。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John Troyer博士在讲座上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纪念性文身(来源网络,侵删)


什么是骨灰文身?


骨灰文身,在对于逝者的缅怀上,是在这种视觉的基础上加入了“实体”。顾名思义,这份“实体”,就是逝者的骨灰


从技术层面来说,骨灰文身就是将少量的骨灰搅拌进文身色料里面,然后进行常规的文身操作,把混有骨灰的色料刺进皮肤里


看到这里,可能你会有些疑问,“这样真的可以吗?会不会有什么风险?”,“会不会不卫生?”,…


我也有同样的疑问,随着大量的调研我发现,骨灰文身被称做morbid ink(病态墨水),并且它的存在有一定历史。


但因为死亡所带来的禁忌和这种行为本身所伴随的风险,这件事情一直是很地下且隐秘的进行着,历史起源无法追溯。即使是在发展多元的今天,骨灰文身逐渐被更多人了解和看到,这也仍是一件非常私人的行为。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纪念性文身标本,收藏于费城马特博物馆

The Mütter Museum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文身师Frank DeMao在文身展会上进行骨灰文身


灰文身的

操作和风险


骨灰,骨头的灰烬。

英文中的叫法是ashes或cremains,ashes就是灰烬的意思,而cremains这个词是由cremated(焚化)和remains(残余物)这两个词合成而来,这里比较直观的解释了骨灰的构成:骨灰不是灰,是烧剩之物,也就是骨。


因此首先,骨灰文身的风险之一在于骨灰是否研磨的足够细腻。在焚烧遗体的过程中,部分骨头和牙齿需要进行二次处理,即使用研磨机粉粹。虽然骨灰文身实际上只是取了很少量的一点骨灰撒进色料中,但如果这其中混有一些较大的颗粒物,就会堵塞文身机器,若不小心进入皮肤的话可能会导致凸起,所以一般提供骨灰文身服务的文身师会再三确认用于文身的骨灰是否足够细腻,并在必要时对其进行再次过滤,然后再混入文身色料。


其次是卫生上的风险,遗体在经过高达870-980摄氏度的高温焚化后,所有的有机质,包括细菌,都会被全部燃烧掉,相当于超高温杀菌消毒,最后烧剩下的骨灰其主要成分以钙,磷,氧,碳等无机质为主(骨灰钻石就是从骨灰中提取了碳元素制成)。所以,从理论上说,骨灰本身是一个无菌的环境,但并不能排除在存放过程中由于密封不当等原因导致的二次污染,因此在进行骨灰文身前使用高温灭菌器对其进行再次消毒也许是较为妥当的做法。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瑞士LONITÉ公司从1950年代就开始了骨灰钻石的技术研究


在国外,有一些公司针对骨灰文身的色料问题推出了专门的服务,大体上来说就是购买之后,客户会收到一个材料收集包,把骨灰装进附带的密封罐里然后寄回给他们,对方会使用专业仪器对收到的骨灰进行再次过滤和消毒然后跟文身色料混和,最后密封寄给客户。


你只需要拿这瓶文身色料去文身师那里进行常规文身操作就可以了。这种方式,应该是最大程度的降低了安全隐患,有很多文身店和文身师,也只接受这种经过专业处理过的文身色料进行骨灰文身的服务。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Your Angel’s Ink创始人Andrew和Carly McCann夫妻为纪念他们因病不幸离世的女儿Charlotte Reagan而文了骨灰文身,后为帮助有类似经历的人创建了Your Angel’s Ink 骨灰文身色料公司(https://yourangelink.com)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退役军人Dave Heyhoe为纪念他的爱犬Treo在BubbleGumInk完成了骨灰文身

BubbleGumInk是一家提供制作骨灰文身色料和骨灰文身服务的文身店(http://bubblegumink.com)


阿肯色大学医学系癌症研究所的主任Peter Emanuel博士是一名血液学家和肿瘤学家,他认为骨灰在经过高温焚烧的过程中的确消灭了细菌和可能存在的任何病毒,通过文身的方式刺入皮肤这种行为在短期内也许是安全的,但10年甚至20年之后呢?


目前没有针对这方面的研究,因此我们不能确定其风险,文身的承载者必须要愿意承担这种操作可能带来的风险。


前面提到骨灰其实是粉末装的骨头碎片,可以理解成极细的沙状颗粒,是无法溶解于文身色料中的,它和色料的共同点是它们对人体来说都是异物,随色料一同刺入真皮层后,色料会被体内白细胞持续侵蚀分解,而骨灰基本上保持在那。


因此如果混入较多骨灰,文身恢复之后可能会有一点微微隆起,如果混入极少的量,则恢复之后跟正常文身无异。


骨灰文身更多的是一种象征性的仪式,逝者已去,留下的课题是,仍在世的爱人们如何处理和消化这份伤痛,如何带着这份思念继续走下去,也许就像视频中的Riya所说,她知道她父亲的一部分在这个文身里,而这个文身在她身上,现在父亲可以一直陪着她了。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Damien Thorne以笑脸图案的骨灰文身纪念他的祖母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来自文身店Gods of Ink的骨灰文身作品


骨灰文身

vs 

DNA文身


美国Everence公司,更是将这项操作上升到了另一个层面:让世界上第一个合法的生物文身成为可能。


这里的生物,指的是DNA,你可以将爱人的DNA(口水样本)寄给他们,在经过消毒净化和碾压处理后,封存在一种名为PMMA的聚合物中(其全称是聚甲基丙烯酸甲酯polymethyl methacrylate,也称丙烯酸骨水泥,在医学中的应用主要是假牙,骨科临床和医美填充等领域)


经过整套工序下来超多20个严格的步骤,你将得到一小瓶医用级别的粉末。Everence公司通过这种专利技术,实现了有机体的永久性保留。


当这些不可被降解的粉末和文身色料均匀搅拌之后刺入皮肤,它们将和色料一起停留在皮肤的真皮层,不会被身体吸收代谢,你肉眼可见的文身图案将确确实实地承载着你想要纪念之人或动物的DNA。


当然,除了口水样本,这项技术也同样可用于骨灰,头发,甚至泥土,石头,草和花,但提炼的就不是DNA了,只是物质本身。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https://everence.life)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文身师Virginia Elwood和她的伴侣Stephanie Tamez的

DNA情侣文身


结语


尘归尘,土归土,人的一生最终都化为这份平均重量为2.4kg的灰烬,缅怀逝者的人们有的选择将其装坛供奉。


有的选择植树种花,有的选择做成首饰佩戴于身,有的选择融入爆竹里放一场烟花,

有的选择制成一种人造暗礁放入海中成为可持续的景观,有的选择压入黑胶唱片中,有的选择加进颜料画成画,有的选择融入陶泥烧成器皿…你会作何选择?


对于骨灰文身,你怎么看?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德裔艺术家Heide Hatry使用骨灰创作的肖像画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英国Solace Reef公司提供将骨灰做成人造暗礁的服务,暗礁将被放入韦茅斯海岸,为海洋生态提供有益的可持续发展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英国公司And Vinyly提供将骨灰压入黑胶唱片的服务,可同时录入有纪念意义的曲目或声音




参考资料:

https://www.tattoodo.com/a/memorial-tattoos-ashes-in-the-ink-4522

https://www.nytimes.com/2017/12/09/style/dna-tattoos.html

https://www.inquirer.com/philly/news/pennsylvania/philadelphia/memorial-tattoos-cremains-ashes-black-ink-death-mourning-20180426.html

https://everence.life

https://www.funeralguide.co.uk/blog/what-to-do-with-cremation-ashes

https://www.twincities.com/2011/03/18/new-memorial-tattoos-mix-ink-with-late-loved-ones-cremains/


文:饭饭

编辑:饭饭/木木


最隐秘的一种纪念方式:骨灰文身

啊~是这样的~现在公众号改规则了,不星标不在看,慢慢的就看不到我们写的东西了~

想想觉得非常难过,虽然我们是一个不盈利的龟速更新号,但是也还是想看到你们点亮送给我们努力的星星~

谢谢,(鞠躬),请帮忙点一下在看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