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狼 B B 

面对不完美,有人学着自我认同,抵抗身体焦虑和审美绑架。

但也有眼睛评价着“你胖了”“你为什么不化妆?”;有声音洗脑着“你为什么要跟别人不一样?”“女人美了才完美”。

我们如何面对身体的不完美?

我们的身体能否不再属于舆论,而是属于自己。不再被主流去定义美丑?

我发现这些问题没有正确答案,但我们也总能从他人的处世方式中找到些许启示。

饭饭这篇文章里的文身师Charline,文身对她来说,不仅仅是身体的装饰,而成了一种对抗方式:“我对完美不感兴趣。这是我的身体,它只属于我,你们无权评判。


还没正式学文身的时候,作为一名文身爱好者的我常常会在Instagram上刷文身作品。

大家都知道,刷ins时的那个手势,用大拇指或者食指哗哗往下滑。有时快有时慢;有时候突然停下来,点进那个让你停下来的个人页面继续往下滑,有时滑了一会决定返回,有时决定关注这个人……

而有时候,你会在点进去的那一瞬间,就立刻决定要关注这个人。遇见Charline Bataille,就是属于最后这种。

她算是促使我下决心学习文身的艺术家之一。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当时我点进去的时候,眼前闪了一下。然后我闻到了花香,听见了鸟叫,看见了一个微胖的女子,浑身是毛,在各种故事中穿梭,眼神坚定又自信。
太 可 爱 了 !!!可爱到我想要尖叫。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爱运动的女神们,烈火香蕉女郎,骑在狮子上的反父权战士……
眼前闪的那一下我想一定是因为Charline的配色,大胆,鲜亮,是看了会让人心里开花并感到快乐的那种。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我自己的创作一向以黑色为主,对配色也不是那么自信,很多时候会干脆放弃尝试,忘记了笔不是只有黑色,还有色彩这个选项。
当我看到她作品中跳动的颜色,让我的心也蠢蠢欲动:
“彩色,或许我也可以!”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Charline的ins里常常还会冒出来在各种媒介上的创作,还po过她家的照片,墙是粉的,冰箱是黑的,家里到处都是画和花,当时看了我觉得这可不就是她住的房子么。
她在国外媒体的采访中说过:

“我画遍了所有的东西:衣服,鞋子,墙,垃圾,皮肤。我一向对线条画不太感冒,我一直都是用丙烯颜料并且要狠狠的涂抹。我从来没觉得我做的文身要跟这不一样。”
 “I paint on everything: clothes, shoes, walls, garbage, skin. I never was comfortable using line drawing as a medium. I’ve always used acrylic paint and smudged it aggressively. It never occurred to me that my tattoos should be different.”

不画手痒,画画疯子,涂鸦狂魔。她是真正热爱画画的人。
她怎么这么迷人?!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那个总是出现在Charline的作品中有点怪异的大号女孩,常常有着锯齿状牙齿,外露的肚腩,满身的长毛和膨胀纹。
对“正常”的审美标准来说,她是荒诞甚至丑陋的。但Charline让她看上去亲切又可爱,并且合理:因为她就是Charline自己的反射。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以我自己的身材和感受去画这些女孩,帮助我提醒着自己:我存在,我还不错。甚至,也许,还充满力量。” 
“On a personal side, drawing those women, with my body type and my feelings, really helps me to remember I exist and I’m okay. Even, maybe, powerful.”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Charline对所谓完美并不感兴趣,相反,她更在乎的是创作出能让她和她的客人产生共鸣的作品。
她关注酷儿群体,大码身材和有精神疾病的人,她的作品是关于自我接受和身体积极(Body Positive),聚焦于那些主流审美之外的身体。
不完美,但是丑陋,真实,原生。

我更喜欢丑陋。丑陋的线条,丑陋奇怪的颜色组合,丑陋的双下巴,丑陋下垂的臀部。你能说的我都爱!我都要!
“I much prefer ugliness. Ugly lines, ugly odd color combos, ugly double-chin face, ugly saggy butt. Name it: I love it and I want it!”

其实身体积极(Body Positive)这个社会运动一直都有,只不过人们在分析历史的同时却总是当局者迷。
每个时代都有一些奇怪的审美标准:束腰、胸衣、裹小脚……这些现在看起来不切实际且毫无意义的审美标准,曾经真的影响过大批人用一生去与自己的身体对抗,让自己的身体难受,就为了符合所谓的审美标准。这些人直到死去都没有好好爱过自己的身体,没有好好看过它。
身体积极,就是倡导人们学会欣赏和接受自己与生俱来的独一无二的身体和体征,自信地爱自己。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这项运动所倡导的是通过对自身价值的肯定和对自我对接纳,达到心灵和身体的整合。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Charline的作品主题和形式里的那股独特,来自她的酷儿哲学和朋克精神。

我认为酷儿文身师能够看到文身和文身方式的多样性,并且回避非黑即白的定义比如好的艺术/差的艺术,好公民/坏公民,好身材/差身材,健康/不健康。
“I think us queer tattooers are able to see that there isn’t only one way to tattoo, and not only one way to get tattooed, trying to stay away from binary ideas like good art / bad art, good citizen / bad citizen, good body/ bad body, healthy/ unhealthy.”

英国作家艺术史学家瓦特尼(Simon Watney)曾说:“酷儿表达了这样一种立场:它欢迎和赞赏一幅更宽广的性与社会多样性的图景中的差异。
酷儿运动始于80年代末,LGBT人群开始把酷儿(Queer)这个曾经是贬义的标签重新定义为中性的或积极的, 向人们普及这个贬义曾经所贬之人是没有任何低人之处的,他们和所有人一样都值得被尊敬。这项运动骨子里带着一股朋克精神,反抗的是那些所谓的“常态”和那些所谓的“标准”。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Charline自学文身,只是因为她找不到符合她口味的“奇怪的文身”。
文身对她来说,是一种对抗方式。它们宣告着:这是我的皮肤并且只属于我。
文身对不同的人有不同意义,对一些人来说可能是神圣的,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可能完全相反,这种多元性是文身吸引Charline的地方。

对于边缘化群体来说,他们总是受到批评和歧视,仿佛他们的身体是属于舆论的而不是属于他们自己的,文身能够帮他们夺回身体的主权。
“Everybody needs tattooing differently but for marginalized communities, it really seems to help reclaiming your own body. Marginalized bodies are still constantly scrutinized, controlled my laws and norms, they are public domain.”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其实除了酷儿和大码身材,还有很多群体,比如,种族、残障…撕掉了那个被“标准”绑架的标签,他们作为每一个个体,都跟“正常人”一样,散发着各自特有的魅力。需要改变的从来不是他们,而是这个多元美能力匮乏的社会
所有在主流文化没有自己的位置的边缘群体,他们或许的确不属于主流文化,也并不需要被归类于主流文化。
每一个独特的个人,每一种不符合“标准”的存在,每一个不够“完美”的真实,作为多元化社会的一部分,应该得到平等的权利和应有的尊重。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我不穿高跟,从不梳头,喜欢涂黑色的口红,合身的衣服就是舒服的(沾满猫毛的)衣服。
我喜欢自己,喜欢彩虹色的大码女孩Charline,也喜欢真实的你。



资料:

1.https://www.tattoodo.com/a/take-no-shit-do-no-harm-interview-with-tattooist-charline-bataille-14486)

2.https://i-d.vice.com/en_us/article/yww7z5/charline-bataille-is-fighting-the-patriarchy-with-subversive-technicolor-tattoos)


文章:饭饭
采访翻译:饭饭
编辑:小狼沁沁



/ 请跳进下一个虫洞 /


与当代艺术脱不开关系的当代文身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




我爱肚腩、汗毛、肥胖纹,我不需要“正常”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