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猪文身:是艺术还是虐待?

给猪文身算虐待吗?

给猪文身:是艺术还是虐待?

我最开始注意到这个事件是在微博上,一位艺术博主的一条推文“给猪文身,猪因疼痛到处乱走,是虐待还是艺术?

给猪文身:是艺术还是虐待?



1


当代艺术的皮肉生意


当代艺术家Wim Delvoye,曾做出声名大噪的《泄殖腔》(Cloaca),在他的艺术理念中,认为人类不过是一个工具,任何过多的装饰都是没有意义的。
他在2007年,在北京的郊区租下一个养猪场,开始饲养小猪,从两个月开始,就开始给小猪身上刺入不同的文身图案,有oldschool,有时尚品牌的logo,纪录片《猪皮文身》记录了事件始末。
当小猪慢慢长大,他将皮肤剥下,并且在各大艺术展卖出,平均一张有文身的猪皮售价可达10w美元,他称这种行为为“投喂艺术”。

给猪文身:是艺术还是虐待?


以下为纪录片节选


在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不仅会给猪文身,同时还会给猪擦防晒,防止皮肤老化,在保养上堪比我们正常人去文身的时候,姑且不谈为什么猪场会设在中国,毕竟中国目前没有动物保护法。

如果说涉及到动物虐待的话,这中间产生了以下几个问题:
       为什么我们可以接受皮类制品的包包?
       剥皮下来再文算不算动物虐待?
       艺术是否能凌驾道德至上?
       打死一个蚊子算不算谋杀?
       艺术有必要让你觉得舒服吗?
       智力能称为平等权利的衡量标准吗?




2



人类对动物的态度从不理性


在人类动物关系学家哈尔.赫尔佐格的这本《为什么狗是宠物,猪是食物》中的序言第一句表明了其研究观点“人类往往用非常没有逻辑的方式,思考其他物种。
为什么我们对动物的感情会如此不同,大熊猫和中华大鲵都是濒危动物,大熊猫却可以爬在成都IFS的大楼上,大鲵只能爬在深山小溪偶尔还要被人骂一句啥玩意啊吓死我了。

给猪文身:是艺术还是虐待?

全世界有65000种哺乳类,鱼类,爬虫类和两栖动物,其实仅仅有少量的动物能得到人类的注意。
尤其是长得符合人类审美的动物,比如说大部分动物的幼崽,总能一瞬间击中人类的情感部分,激发起我们最感性的部分(人类幼崽除外)。

给猪文身:是艺术还是虐待?

我们对可爱作出的让步,比逻辑更快一步的抉择了你的行为。
当人们被问到“能不能吃掉自己的宠物狗?”的时候,大多数人马上说不行,你当然不可以吃自己的狗。你再细问,他们会疯狂摇头说不行太恶心了,有感情的啊。
这是完全没有逻辑的回答,尤其你举例子说吃这个肉和吃别的肉行为并无不同时候。对方可能会开始觉得你这个人很冷血并且恶心。但是他们对待乡下奶奶家养小鸡小鸭,小时候会觉得长得可爱当做玩伴,长大了做成白切鸡又会吃得很香。

在心理学里有一套非常重要的行为准则叫A-B-C模式,就是情感-认知-行为。
很多时候,这些元素会同时起作用。单纯的情感知觉很难让人直接进行改变,但是当你打出一套组合拳或许就会不同。
比如:
“狗肉店的狗大多是专门养殖的食用类肉狗,跟宠物狗不一样。”
“遇到小猫会想保护,遇到蟑螂就人人喊打。它们的生命难道不是平等的吗?”
“你今天喂饱的野猫,明天可能就咬死了一只濒危保护的小鸟。“
直觉认为猫狗不可伤害的你,是否会开始反思对于生命而言,到底何为爱,何为平等?

无可否认,动物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在生活中可能共同生活,也同时会把它们送上餐桌。
我们人类从来都是伪善者,尤其是当我们的道德无法和行为一致的时候,我们会在想尽办法找理由去合理化我们的行为。
这位艺术家在猪场为猪文身的同时,也做了一件事情,他为一位男士文身,同时把他的背卖给一个收藏家,每一年这位男士要向这位收藏家展示他的皮肤,并在死后把自己的皮肤给这位收藏家。
在这点上,我觉得这位艺术家所做所为,到目前为止,在人和动物之间的对待上,一视同仁所有生物的痛苦,此举不算虐待。

给猪文身:是艺术还是虐待?




3



艺术自由的界限


Marco Evaristti曾做过一个当代艺术作品<Helena>,来源于希腊神话中的海伦(特洛伊战争),是美丽的象征。艺术家在展览现场,放置有金鱼的搅拌器,任何人都可以按下开关。
也真的有人按下了开关。

给猪文身:是艺术还是虐待?

当代艺术,尤其是行为艺术中,它如同其他的比如绘画一样,都是为了触动你,绝大数人感受到了,并且产生情绪,这个作品,就是成功了。
在艺术自由的理念中,任何东西都不超脱艺术本身,哪怕是道德。
当你开始思考“为什么要这样?”“这有什么意义”
你就已经开始解读艺术了。

给猪文身:是艺术还是虐待?

在善待动物组织(PETA,people for the EthicalTreatment of Animals)在官网的宣言上表示:我们拥有动物并从它们身上索取爱,其实是一种自私的欲望,甚至会对它们产生不可比拟的痛苦。
如何对待动物?这成为了我们每一个自称更进化的人类所需要思考的问题。
在俄罗斯有位文身师Timur给自己的无毛猫文身po到社交媒体上引起众多讨论。

给猪文身:是艺术还是虐待?

在中国甚至发展成了一些地下产业链,从给猫文身到猴,甚至成了某种定制款。
你本人可能无法拥有一个文身,但是你可以购入有文身的宠物,成为了嘘头并在短视频软件上收获无数眼球。

给猪文身:是艺术还是虐待?

在艺术探索的边界上,我主张是可以自由的、没有边界的,我的逻辑告诉我这些都是可以成立的。当我们开始思考这些行为的背后,食物链也在疯狂地打我的脸。
物种歧视和种族歧视并无不同,曾经一位7岁的孩子询问曾任国际伦理学主席伦理学家彼得·辛格:
“拍死一只蚊子是谋杀吗?”
这位普林斯顿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在《卫报》上给出他的答案:“很可能蚊子没有知觉,无法感受到痛苦或者享受自己的生命,即使它们能感受到痛苦,’谋杀‘一词也只能用在杀死想要继续生活展示自己未来的生物上。”

猪也好,猫狗也罢,智力的确能比蚊子要高,也可能会期待自己的生命。我无法说出人类决定生死的同时又平等这种鬼话。

给猪文身:是艺术还是虐待?

如果未来我的小孩问我:“我能踩死这个蚂蚁吗?”
我可以回答他:“如果你是无心踩死了,它也会感觉到疼痛,但是如果你是为了好玩想踩死它,你踩多少次蚂蚁我就踩多少次你。”

我们是不会从小孩学以成人的,因为人不是最好的生物,我们可以过有伦理的生活,但是我们常常做充满矛盾和感性的选择。
在这点生物本能上,我们和猪,并无任何区别。


参考书目:

1《为什么狗是宠物,猪是食物》Hal Herzong 

2《动物解放》Peter Singer 

3《动物权利》 David DeGrazia


感谢饭饭帮助搜集的艺术家资料和纪录片视频翻译部分。




撰文:木木
编辑:小狼沁沁
字幕翻译:饭饭
视频字幕:咪咪



/你怎么看?/






/ 请跳进下一个虫洞 /


与当代艺术脱不开关系的当代文身

给猪文身:是艺术还是虐待?




给猪文身:是艺术还是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