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作为文身小白的我,在文身圈子里扎得越深,发现国内优秀的文身师并不少。

“得让更多人知道他们”,这个念头让我开始搭建自己小小的刺青仓库。

在国内发现好文身师,就像半夜逛鬼市,黑黢黢的市场里,良莠不齐、真假掺半,初次去得跟着懂行的人,得淘、得凭运气、得邂逅,才能找到珍品。

特此,打开“刺青鬼市”这个栏目,把我偶遇的那些优秀的文身师,介绍给你。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中国新一代字体刺青师里最应该被大家所知的!
他对字体的元素应用还有对质感融合的把控,太强悍了!
—— Weeeman


认识阿圆是在西安采访BGL时跟他们一起的一场宵夜上。跟新疆老乡Weeeman碰着夺命乌苏酒意正酣,阿圆来了。

Weeeman搂着他肩膀,有点儿大着舌头,眼中却带着炙热跟我说:“我跟你佛我这兄弟,他做的东西tie别骚,tie别野。我最想不通的si情就si,他为撒还不火?!有机会你一定要写写他。”

当下我带着酒意就决定营个业,问了微博,看到了他置顶的作品。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阿圆说,里面的纹理比起树纹,更接近梯田


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这是字体文身很少会给我的感受。
虽然我对Lettering了解不够多,但他的字儿,真的很特别。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内容“Wild”,这张图藏着鸡枞菌、兰花、刺梨和折耳根

(他最炸的手稿之一,居然还没约出去,此手稿可约哟)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阿圆微博上的标注:“Southwest植物代表 兰、椒、松 ”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中间的小刺球是刺梨,他从小吃到大的贵州野味


“野”,这个词用来形容他的作品,不能更准确。
这个文身师,嗯,入库了!
回到广州,为了摸清楚这个贵阳男孩作品里透出的那股野,我跟他好好地聊了一场。


/ 山野之贵 🍄


他作品里随处可见的山野气息,也是融在他骨血里的本能。

起初,本想在文章里放一些他作品里那些植物的原型,就问他有没有照片。

他说:

“其实怎么说勒,因为我生活的这边,这个城市也好老家也好,都是山水都是植物。我的这些灵感都是来自于我的身边,并没有从哪一张照片啥的找灵感。”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小狼:感觉你微博里,你经常会提到贵阳、贵州

yuan-Z95:对的撒,因为这是我的家啊,为家里出一份力。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小狼:那你字里的野,是不是来自贵州这片土地的?

yuan-Z95:no ,是我所认为的最淳朴的生活方式而已。就好比我所写的那些元素,折耳根、刺梨也好,都是来自于我从小吃到大的野味,树纹什么的是因为我之前工作室旁是植物园,天天从里面走,小的时候家里穷经常上山去锯树木卖,天天就在数树纹,就是生活,就是些很自然的事

小狼:你说的你作品的“野”,指的是什么?

yuan-Z95:野,就是我是个山野长大的孩子。哈哈哈哈,都把我自己说笑了,其实就是我说的那些身边的东西。我认为的野,就是每个人做最真实的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过好自己的生活方式这种才叫野。


小狼:你说你是山里长大的,你的故乡在哪儿?

yuan-Z95:贵阳的乡下,是条美丽的大峡谷,叫南江,我脸上都纹有NJ。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小狼:以我认识的贵阳朋友来说,贵阳人特意思,也不是北方那种糙劲儿,也不是南方那种细腻。

yuan-Z95:就是蛮,南蛮嘛。我们平时都是喝白酒吃饭的。(我认识的贵阳朋友就喜欢讲家乡话,越土越开心)对,哈哈,我也不喜欢说普通话。



/ 野孩子的结蛹与破茧 🐛

这个山野养出的野孩子,怎么会变成文身师?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我们聊起了他“跌宕起伏”的文身生涯,山野填充了他的骨血,而好奇心、朋友和机缘,塑造了他的植物系Lettering。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小狼:你做文身有多久了?
yuan-Z95:13年开始的,前面的两三年都很自卑。没基础,都是在埋头苦干。
小狼:为什么会选择做文身?
yuan-Z95:怎么说呢,有三个因素吧 
10年的时候是个街上的混混,没读书了,就为了装逼文了文身,但突然就喜欢上了文身,越文越多。11年的迷上了街头文化,开始踩小b,bmx ,就让我了解了文身还有另外一种不同的玩法 。13年的时候认识到自己的未来,不想一味的上班下班,刚好因为自己身上有很多文身,那时候很多工作学手艺也好都受限制,所以干脆干文身!
就是因为玩街头文化认识到了文身不止龙虎啥的,那时候的贵阳是真的很落后,所以就一个人闯广东去求学。
小狼:那怎么会开始做字儿呢?
yuan-Z95:14年吧,哪时候在网上认识了根哥 Teddy ,去香港展会的时候刚好看见了Norm给他扎字,觉得太酷了,受他的影响。又在ins上看了很多国外的og 的东西,觉得玩字太酷了,就想玩这个风格了。
小狼: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有意识地开始原创,玩自己的风格的?
yuan-Z95:Weeeman有给我很多启发,他让我明白大胆的去做。
因为我在15年的时候一直在copy我喜欢的一个偶像,来自澳大利亚的Mystik 。那时候weeeman勐哥给我建议,主动私聊他,没被挨屌,给我说了一段话,想要受到别人的尊重就一定要做自己。所以我就明白了原创重要性,每个人都有无限的可能性,为何不发掘自己。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Mystik作品(ins:mystiktattoos)

小狼:但其实你比Weeeman做文身的时间更久吧?
yuan-Z95:因为那时候很自卑,不自信,自己的东西也不够,不敢和他们(bgl)交流。那时候也只有他们几个在做字,加上我是个乡下娃😂,不会英文,和国外的没法交流,又很穷,基本上都没办法出去和他们见面啥的,所以走了很多弯路。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阿圆的店名设计GYS(GuiYangSoul)


小狼:为什么会想到把这些自然的元素加到字里面?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做的?
yuan-Z95:自然的元素就是因为我的家就是大山里面,就想把我身边的东西表达在我的字里带给大家去理解。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是,现在做中国做字体的文身师太多了,但有趣的soul 太少了,他们这是被字玩了,不是玩字体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里面叶子的元素是丝茅草


小狼:因为感觉字体的变化,很多时候就局限于各种字体类型的区别。我是很少见到去把这些元素放到字体元素里面去的人,所以会好奇你怎么想到的,是有人给你启发,还是你自己自然而然就想到这么玩了?
yuan-Z95:这很简单 谁规定这个字就要这么写呢?哈哈哈哈 主流都是这么写 我就偏不这么写 做到万变不离其宗就行 。
小狼:你知道的国内外像你这样做字的,有比你更早的吗?
yuan-Z95:之前在国外 Big Sleeps 他有用过用gang的字型里面做树纹 ,但是我的树纹更像是梯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小狼:你是不是从他那儿得来的灵感?

yuan-Z95:不是,灵感来自我之前的工作室的木地板,哈哈哈。我记得之前有和Weeeman聊过,我说我用树干来做,里面做木纹,但是字里面做木纹肯定我不是第一个,会不会被挨叼?他给我说的是,题材元素谁都可以做,但是要做出自己的style才对撒 ,所以真的让我学会了大胆。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小狼:那你自己的style 是怎样的?

yuan-Z95:就拿树纹来说,我把它研究更透,把它做得更像里面纹路,该深该宽 该浅,该成厚的就成厚的,这些就太深了,不知道你能理解不?(小狼:能不能说 也有一些文身师是偶尔在字体里运用这些元素,但你是更专注于plant lettering,所以会更注重植物的细节呈现。)对,是这样的。

我把具象玩的更实际,字型也不一样。

小狼:就是字型这块儿,我了解的不多。这种字型是你自创的吗?
yuan-Z95:对的撒,我把字和植物融一起。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小狼:你把贵阳城市画到字体里那个作品,也很有意思。那种类型,之前做的人是不是就挺多了?
yuan-Z95:对呢,属于国外的涂鸦类,那些玩old school的。但是风格是那种风格,我玩的是我自己的想法撒,字型不一样,里面的城市效果都不一样呗。(小狼:看来你还是很爱创新。我的每一个都是创新,包括我现在没做完一个作品,我都在想下一个该怎么会改动,一直不断地这样。所以你没发现我的每个阶段的东西都会不一样撒。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 回到街头的Young Blood 🎙

在做BGL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儿,这类文身师因为图案题材或者lettering常跟街头文化是一体的,所以他们之间的走动会更多,与其他街头文化之间的联系也更多。
做这类题材文身的文身师,多少会有几个玩涂鸦、说唱、DJ、bmx、滑板和breaking的朋友,阿圆也不例外。

小狼:你是不是给不少你们那儿玩街头的搞说唱的也做过文身?他们有没有好多就专门找你做的,能不能举几个例子。
yuan-Z95是的,基本上都来找我扎过,他们很多和我一样,young blood。
og three  老叁,我的好兄弟之一,49 NybinEra团队的老大,他是我们贵阳公认的年轻一代最屌的,哈哈哈哈,也是超刻苦的人,有时候我都佩服他!一样和我来自乡下嘛,每一首歌都是自己搞,也是吃了很多的苦,有时候我都在替他难过,他这样的还走不起来,为何?为何不给机会😔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还有个好兄弟,是个DJ 现场的 DJ kuma,也是年轻代的,别人都在放夜场这些啥的,他就在放suicide boys,trap什么的,也是做的第一人!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其实贵阳的以前街头氛围很好 ,现在17 18岁的都在抱着手机刷抖音呢。

小狼:你都做了这么多年了,还觉得自己只是young blood 吗?
yuan-Z95对啊,哈哈哈哈,我是年轻人撒,18岁才开始做的文身。



/ 根深蒂固 🌿
真正的街头文化,并不是来那些来自LA、遵循国外街区气质的才叫纯粹。它更是对自己生长之地的认同和对那片土壤的热爱。阿圆将根须深深扎入那片丛林密集、野果丛生的南江大峡谷,用最原始的“野”成就了现在的他。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小狼:你做了这么长时间,现在你觉得,什么样的文身,才是好文身?
yuan-Z95其实对于我来说,好的文身在于承载者和文身师所表达的意义,意义大于美感,谁也说不定现在的主流大众认为的审美标准就是未来十年、二十年后的标准美感,但是文身可是跟随一辈子啊。懂我意思吗?小狼:对对对,最近在思考这个问题,要么就是时代淘洗过的经典的美;要么就是独特的来自生活和自然的美;要么就是对承载者的意义……)对的呢,就是这种意识。

小狼:你自己的风格,其实很容易被抄袭。你怎么看待被抄这个事情~
yuan-Z95被临摹,被借鉴学习我开心的撒,得有个限度,谁都是这么过来的。如果是那种抄就抄了还蹬鼻子上脸给自己挂上标签了,那我会叫他来贵阳学做人,哈哈哈哈。被抄没办法的,中国的个人知识原创版权意识还在提升嘛。
最重要的是,我们所获得的成就感,他们是体会不了的。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小狼:在贵阳,会不会做老套的东西、不喜欢创新的文身师,会活得更好一点?
yuan-Z95这个还好,都是有自己稳定的客人,但是我相信不创新会被淘汰的,因为时代更替嘛,你看现在00后的文身师也不少了(小狼:心态真好)不好不好,有时候看见他们炫耀的很,我也难受的撒。
也有很多客人单纯想文个身在身上 ,大多数都是为了装个酷撒,有这样的客人群体肯定有这样的文身师 ,这个我完全对这些很peace的。
但是我最想不通的是那种,文身文得很差,可能刚开始做文身,然后完全做商业。开一个装修很好、高逼格的那种门店,收费也很高,就是来闹的么,其实还不如搞成精粮酒吧更赚一点勒,何必要搞文身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小狼:你觉得难熬吗做文身,比如做说唱的,至少好多人会听到他的作品,但你做文身,这么多年,可能还是只在当地小圈子有点名气。
yuan-Z95我觉得没有什么不难熬的。除了有钱人,说唱跳舞什么的都难熬。
不怕难熬,怕的是不敢嘛,有时候想不出东西来确实很烦躁,那就喝一个,打打游戏,放松大脑,还是要对大脑好一点撒,不能随时都逼着想东西。
哈哈哈,慢慢来呗,多一个承载者多开心一点,钱多钱少,都是那样。更在乎我死了后有多少人能记得我,能看到自己身上有我的东西 我有自我价值那才是最屌的。反正我也是学无止境,也有可能突然有一天,又想一切从简开始。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这个曾经自卑的山里娃,如今作品也上了ins外媒的推荐


小狼:现在是不是出来的也多了,到别的城市扎图啊,参加展会啥的?
yuan-Z95虽然有时候是穷着借钱出来的,但是不怕啊,我觉得学到更多东西大家一起交流,那更有价值。(小狼:就跟weeeman说你一样,你这么棒,就不应该很多人都不知道你) 也没有,主要是外地没约到什么客人,就每次当出来耍嘛。所以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相信自己。努力呗 ,有一天会站着把钱挣了。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小狼:你觉得这几年你自己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yuan-Z95现在明白没啥难的,做就是了,哈哈哈。



/ 结语


老话说,“字如其人”,我觉得这个词用在阿圆身上再合适不过。他字体中那股近乎野蛮的自然之力,是贵阳的山水赋予赋予他的。即使生长的地方所热爱的文化再匮乏,也不能成为一个人不去创造的理由。

阿圆的求知欲和热爱,让他幸运地遇到了引路人。但学会汲取外界营养的他,选择了自己的根。

就如他说的,“做最真实的自己才是真正的野”。


当接触的文身师多了,你会发现优秀的文身师是有共性的。我从19岁天才级文身师的嘴里听到过,跟做了20年刺青的国内顶级文身师同样的思考。

不管他们做着什么风格,个性如何,学历背景如何,那些惊艳、让人拍大腿的作品背后,肯定都是日夜的练习、思考和对文身本命般的热爱。

到底什么样的文身,才是好文身?我觉得吧,我们会在一次次刺青鬼市的“淘金”中找到答案的!





文身师档案

yuan-Z95 | 贵阳 GYS Tattoo

weibo: yuan-Z95

ins: yuan_Z95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




yuan-Z95 :亦野亦蛮,山树填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