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画画、会用文身机,不就可以文身了吗?
“找喜欢的图让文身师做在身上不就好了?
“文身技术还有好坏之分?
曾经,我也一直是这么想的。
文身最难的部分,不就是文什么图、怎么说服父母、多赚钱和尽量无视偏见么?
剩下的,貌似都是文身师圈里的事了,与咱无瓜。
什么抄袭、文身展、科普、曝光、网红,反正咱也用不上,看看就算了。

直到去年7月,我成了一个写文身的编辑。新世界的大门就此打开。这一年多,我接触了不少文身师,也遇到很多来做文身的人,听了很多文身背后的故事。
原来文身并不简单,做文身师并不容易;
原来现在的文身可以如此惊艳;
原来不只有网上通常科普的“日式传统”、“Old School”、“写实”……那几种风格;
原来国内现在有那么多比肩国际的优秀文身师;
……

然而,主流媒体少数关于文身的讨论,也大多停留在“人们对文身的接受度”这种肤浅的表象上。甚至知乎上,点开“文身”的话题,关于文化观念的TOP5,也都是如今令人惊讶的土气。

我们写的东西,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太多人想拥有一个文身,但却不知道从哪可以看到好的作品,用什么样的平台不被坑,怎么开始了解文身文化……
好作品、好文身以及正确的文身概念,作为新时代网络小能手的我们,也根本一丁点都摸不着。
放眼望去,一道鸿沟,横在中间。这让我开始有了做点儿什么的冲动。
比如,搭一座小小的桥。


生长在地下的文身

昨天木木看到广州被曝光一家疯狂抄袭的店。吃瓜链接
有人在下面问她:“你看这个公众号爆出来的那些人为什么都还在文关公?
对啊,为什么9012年了,还有人对文身的认知,那么原始?
这还真不是,能一两句就能回答的。

/ 土壤: 未被认可的灰色身份 /
文身在中国,是一个至今还没有被官方认可的行业。
虽然不像韩国一样“文身违法”,但也“上不得台面”。
艺人上台需要遮住文身,不少网站和app也选择避雷将文身相关列入违规清单。
曾经木木偶尔在平台做个直播,穿了一个吊带露出双花臂,直播迅速被关停,没有任何征兆。倒也能理解这种事儿,毕竟之前传出不少未成年文了天眼在直播上相互炫耀的事儿。
但与其直接封禁,文身更需要的是法律制约和保护、制定专门的行业规则、设定从业的资格认证门槛,和正确的引导和科普。

/ 文身:难上热搜的小可怜 /
这是一个造星的时代。而文身这东西,跟“造星运动”,生来无缘。
画家、摄影师可以办展;玩乐队、说唱的可以出专辑和演出;哪怕网红包装自己贩卖噱头……都可以让作品在人群中传播。文身作品,并不像一首歌、一幅画、一个视频、一部电影那样,可以有个豆瓣页面,让人讨论好多年。
哪怕做了一辈子的再牛B文身师,作品也只是实现在几千个人身上。他的影响力、被讨论的范围也就那么大。
况且,文身的话题里,永远不缺“老鼠屎”:

我们写的东西,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我们写的东西,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大多数人为文身这个文化付出的努力,被一次次拍到更深的角落,甚至有人会选择直接放弃。
作品做得再好,一个人的文身能引起多大、多久的讨论?
做得再毁皮,一个人的文身又能引起多大的波澜和争议?
互联网的记忆只有七天。但文身的印记却是一辈子的。

我们写的东西,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Balazs Bercsenyi的文身项目“A LIFE OF A ROSE”,在70个人身上完成动画中的一帧,最后汇成一个玫瑰的生长过程。
/ 文身师:孤军奋战,自顾不暇 /
文身行业的从业者有哪些?当然是文身师,哦还有器材商。
但其他行业呢?创作者的背后往往都有很大的团队在运作。经纪人、宣传者、媒体……
而很长一段时间里,文身师只有他们自己
他们一次次耐心地,跟客人科普那些最基础的文身知识和观念。
看到吐槽“奇葩”客人的文章,抬起又默默放下要点击转发的手指,暗自叹口气:
“毕竟客人是衣食父母,不是从业者,没必要跟自己一样做那么多功课去了解文身。”
“说多了他们可能也不懂。”
……
他们除了做文身,还要考虑提升技术、创作、生存。哪还有闲心专门去写文章做科普。
大多文身师只能憋着一肚子干货,默默接受客人跟自己在文身理解上的断层。
有时候我和文身师一起喝酒,大家都是:
“无奈,大家审美跟不上,喝酒吧。
“你怎么跟客人解释说这个特别会营销的店全是抄袭,其实自己做得很烂。
 “自己感觉自己不够好,也不好意思说别人”

文身文化不被讨论和关注,沦为隐形,沉入黑暗,生长缓慢。
这片混沌中,文身江湖,群魔乱舞。


混沌中的群魔乱舞

如今文身师井喷,这意味着你可以选择的优秀文身师变多了,但也鱼龙混杂。
好的文身师,身上总是融合了好几种特质:
追求技艺无可挑剔的匠人;不断学习反思、突破自己的优等生;把文身当做一生课题去功课的研究者;充满自我表达的艺术家……
但也有投机者劣币追逐良币,让文身变成了一场猎奇大观:
买了文身机学两天文身就自称文身师;擅长“借用”他人的原创作品来赚钱,甚至直接发布别人作品来给自己“贴金”;出卖色相,用皮肉生意作为自己店里的噱头……

我们写的东西,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文身行业的秩序,只能靠着“江湖规则”,凭着一小部分文身师的“个人德行”和一股骄傲,去艰难维持。


愿成为黑暗中那束微光

文身发出的声音,带来的讨论,如深海丢石子。
这种文化的思考、进步、形成的规则、生长的脉络,对大部分人而言,都无迹可寻。
中国的文身文化氛围,跟国外比,还只是蹒跚学步的孩子。
还好,现在有不少文身文化的国内媒体在诞生、成长、成熟。
列举几个:(并非商业互吹,是我想要偷偷安利给你们的~)
Tattoo magazine,国内不少文身师推荐,一个倔强用纸媒发声的媒体。但目前也只是文身师圈内刊物,微博上转发了很多国内优质的文身师。
我们写的东西,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TATYOU,一个年轻的平台。除了公众号,还有一个小程序,“向用户提供优质文身店和文身师的归总信息”。
我们写的东西,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AdminTattoo,我们之前采访过的一家专注于推荐当代文身的媒体(采访链接点这里)。
我们写的东西,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文身圈315办公室,公众号,圈内知名“文身警察”,专门揭露文身坑店。
我们写的东西,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补丁TATTOO公众号,专注于科普文身基础知识。
我们写的东西,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硬兽INKMONSTER,前沿的文身咨询,专注文身文化的新青年公众号。
我们写的东西,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木木女王大人,知乎答主,有不少含金量挺高的回答。
我们写的东西,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他们对JustTattoo而言,不是竞争对手,而是战友。
JustTattoo,做的是深度文身文化观察,采访那些好的文身师,传达他们的观念和声音。目前还有从不同文化中汲取帮你找到文身灵感的“万物皆可刺青”。以及一些我们的观点和思考。
我们想让更多优秀的文身师被看到、被选择;
去探索文身能够有多好;
跟你们一起去重新了解中国文身;
让每个人选择的力量,淘汰掉那些浑水摸鱼的捞金党。


结语

或许你想问,这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最简单来讲,你能拥有一个更好的文身。
用文身来装酷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很多人已经开始意识到“拥有个适合自己的好文身”更重要。所以,我们得学会分辨。比如,跟创作一样重要的,是文身技术。

日后,我会继续发扬我的考据癖,继续坚持给每个文身作品署名,让你能顺着名字找到作品打动你的文身师。也会一不小心把采访写成很长很长,可能有点难读的“论文”(我在努力写得易读一点了,哼~)。
虽然我们还不成熟,请期待我们的成长。

我们现在做的每一件事,都和你们有关。
我们反抄袭,是因为希望有一天,所有创作者都可以凭自己的本事,清清白白吃到自己那碗饭,踏踏实实地创造更好的作品。而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是创作者。
我们反歧视,是因为希望有一天,你,作为一个可能和别人不一样的人,可以大大方方走出门,不用害怕是否有人指点,获得尊重。
我们反浑水,是因为希望有一天,这个社会哪怕是小众文化,也是有序有规则的运行。一个有序的社会,是对所有人有利的社会,无论是什么行业,不是靠同情心,弱者有理这种道德压迫,大家更有职业精神和契约道德。
在此之前,记住,我们更想给你的,是一次重新了解中国文身的机会。虽然我们还不成熟,请期待我们的成长。

这就是,我们写的东西。
我们想在今天,努力搭好这座桥,种下一棵小小的树苗,期待荒原终成绿洲。
可能微弱,可能幼稚,但我们在做,并且不打算让劣币驱逐良币。
你好,我是小狼,是负责JUSTTATTOO的编辑,是一个硬核新疆选手。请多多指教。




我们写的东西,跟你们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