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文身技术并不重要,对有些人来说毁皮也是一种酷。

—— AdminTattoo 主理人LIU


我觉得Admin做的事情很伟大,它们在做的是文化,而文化在当下几乎得不到利益,我为他们鼓掌。

—— 独立艺术家 sansan





Just “酵母片” Video


视频和文字完全独立
建议先服用视频,再食用文章
视频内含大量刺眼不符合所谓正常审美的作品
敬请注意!





“真有人文这样的图案吗?”
“它们美在哪儿?”
“这不是毁皮吗?”……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疯狗作品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吕典作品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合成云作品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吴俊勇作品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健康打算作品


以上作品,皆来自一家专注于推介当代文身的中文媒体,AdminTattoo。


有很多人觉得这种文身就是个笑话,在亵渎文身,觉得这个玩意儿太傻了谁会文在身上?


这种小学生也能画的东西,你还要跟我讲,它与当代艺术有关?


01


并没有什么美的一致标准

它也不过是被人建构出来的而已


当代艺术是什么?


当代艺术在艺术史中,就是一个叛逆的家伙。
对于大多数审美建立在传统美术上的人而言,当代艺术简直就是一部人类迷惑行为大赏: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杜尚《泉》,落款 r.mutt, 1917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翠西·艾敏《我的床》,1999年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王世华、苍鑫、高炀、左小祖咒、马宗垠、张洹、马六明、张彬彬、朱冥、段英梅、吕楠

《为无名山增高一米》,1995年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约翰·沃特斯,用四部电影标题拼贴出“当代艺术讨厌你”

并取名为《…和你全家》 ,2009


基本上所有看当代艺术展的普通人,满脑子都会是:这什么?什么意思?看不懂,这美吗?
对,这就是当代艺术。
它总是带着一种玩味的“恶意”,或引起惊骇,或带来困惑,或激发愤怒。

当代艺术诞生之前,艺术曾意味着精湛的技艺、多年的专业训练、恢弘和崇高,瑰丽或唯美,打动人心、现实梦幻的叙事,等等。人类艺术史的发展进程从原始美术、古典美术到现代艺术,无一不在称颂艺术的崇高。
统美学,这个人类创造的系统,宛如神殿一样,里面装置着传统美学的巅峰艺术品,我们承认它们美吗?承认。我们愿意摧毁它们吗?不愿意。
直到当代艺术抛出了一个问题:美,就是艺术的唯一意义吗?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杜尚《带胡须的蒙娜丽莎》落款L.H.O.O.Q.,1917


当代艺术横空出世,打破法则、抛却技艺,审视人们对美、对文身、对艺术的先入为主。让艺术摆脱原来的盛赞,走下了圣坛。
艺术永远是人类创造的行为奇观,不存在理解问题,我们需要的是不断突破肉身和现实。所以很多当代艺术是实验且可以被观看和参与的: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节奏0》,1974
她麻醉自己,准备了七十二种道具,包括枪、子弹、菜刀、钉子、铁链、鞭子等危险物品,观众可以使用任何一件物品,对她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在六个小时的创作过程中,她被人千刀万剐,直到有一个人用上了膛的手枪,顶住了她的头部,最终被他人阻止,阿布拉莫维奇也流下了泪水。阿布拉莫维奇说:“这次经历让我发现,一旦你把决定权交给公众,离丧命也就不远了。

在当代艺术中,传统艺术注重对人的感受、状态的表达和宣泄的功能被淡化了,更多地开始对文化的思考和观念的表达

LIU:艺术的关注点渐渐变了,之前的(艺术形式)会比较个人的情感表达,到现在有一派艺术家更关注社会问题,他希望用他的作品或者行为能够介入这个社会的,对这个社会有一定的作用和影响,他不是一种无病呻吟的东西。我会更喜欢这种与社会会有联系的,更实实在在的艺术。

当代文身又是什么?


文身脱胎于绘画艺术,大众对文身的审美往往也停留在古典美术、现代艺术的层面。
而AdminTattoo,不仅收集了各种奇奇怪怪的新锐文身师,还为这些文身定了一个对绝大多数人之前闻所未闻的概念:当代文身。

JUST:当代文身是什么?
LIU:简单地来讲哈,我来定义一下,就是大家不再是那么注重技术,甚至完全不注重技术,完全抛弃技术的。就是你看有一些文身,可能设计得挺好的,但是文出来呈现出来的效果并不是很好,但我们可能不太介意这个事情,文身师不介意,客人也不介意。风格可能跟传统的那些看起来会很不一样。
主要就是这两点,一个是对文身的态度,大家都无所谓这个技术,二是画的图形跟传统的完全不一样。

准确来说,当代文身并不一定都能称之为当代艺术
但它提出了质疑:
文身必须精美,有意义……这些规则是谁制定的?它为什么就是对的?
引发这些思考,让文身的表达更加开放。
这就是Admin所推崇的当代文身最重要的价值所在了。


02


当代文身的超前性和引发的非议


理解当代文身这个“异类”,是有门槛的,需要当代审美,需要了解当代艺术。

但Admin和当代文身师们,无法给每一个人去解释这背后的价值,误解依然普遍存在。


JUST:你怎么去界定文身和艺术之间的关系?

LIU:传统的风格,就是跟艺术复兴之前的状态是差不多的,更偏向民间艺术。我们现在做的这种风格,跟当代的艺术状态是比较近的,比较偏向现在艺术市场主流的态度。

JUST:你觉得当代艺术,或者说当代文身,需要被理解吗?

LIU:觉得当代艺术有意思的人喜欢就可以了。理不理解,或者说怎么去理解都可以,你觉得它是一坨屎也可以,你觉得它很有意思很喜欢也可以,这个不是那么定的。这可能跟传统艺术不太一样,随便你怎么定义都行。

比如你觉得我的文身是一坨屎,那就是一坨屎,我也不会因此不高兴。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LIU的作品


JUST:你有受到过这方面的非议吗?

LIU:有啊有啊,很经常。记得我们文身店刚开始的时候,会有人说那都是几个人乱搞。两三年前全国文身车计划的时候,很多人会说就是“毁皮车”。很多骂我们的,这没什么。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2017年LIU和吕典、JUJI、LIU、合成云、艮土、柯巧六名文身师、艺术家一起联合发起了一场环绕中国的纹身公路旅行,驾驶经改装后的 “纹身车” 给中国公路 “文了个身”—— 画了一个圈。整个过程被VICE中国拍成了纪录片《新世纪纹身战士》


JUST:当代文身算不算一种审丑?
LIU:不是。印象派刚出来的时候,它们被认为丑爆了。但现在,你觉得印象派的作品丑吗?不丑,为什么?应该审美变了,或者是审美多了一种可能性。很多人觉得这个不好看,但我觉得这个真的挺好看的,许多年轻人和从事这种文身创作的艺术家也觉得这种文身很好看。

当代艺术发展至今已经100多年,但依然还未完全被大众审美所接受。别说当代艺术了,就是传统审美下的文身都未必得到接受,一直是小众文化(这也是我们很穷的原因?)。在这样的环境下,去做一个更小众的媒体,看上去更像是在冒险。


JUST:你觉得现在去做当代文身媒体这个事情,会不会太超前了?

LIU:我们做这个媒体,更多是艺术界的朋友会觉得它更像一个艺术项目。更多艺术界的朋友会关注,对普通的文身爱好者而言可能会有点超前。关注我们的人群里,95后98年左右的关注者会更多一些,会喜欢我们做的这些,他们的审美就更偏向这类。

喜欢我们这种风格的人越来越多。世界范围里,其实很多年轻人都比较喜欢偏我们这类的,越来越少地关注过去的文身风格。

JUST:为什么现在会慢慢出现做这种文身和喜欢这种文身的人?你认为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LIU:审美变了,年轻人需要新的东西。背后的原因是社会需要变,商业内容也需要变。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LIU作品



差异


我们聊到国内外的文化环境差异,LIU一度很羡慕,毕竟国外同类风格的文身接受度会更高。


JUST:你觉得国内外的文化环境有什么不同?

LIU:审美差异非常大,我们这类风格的文身师,比方说在纽约或者柏林,(预约)还是能够排的非常满的。在中国可能只有极少数的文身师能够拍得比较满。

JUST:那你们这种风格排的很满的时候,它会不会也会进入那种同质化的状态?就文身师的创意都差不多,也有很多人文同款?

LIU:会的,肯定会。比如说做New school的,可能是十年前代替老传统的,现在被大家接受。New school现在同质化,接下来我们这种风格去挑战New school。

JUST:你会有遗憾吗?

LIU:不会不会,这就是时代发展,我们就是时代洪流中的一粒沙。

JUST:你会把这类风格称之为是一种进步吗?

LIU:我觉得不能说是进步,只是多元了一点点。可能会挑战之前的风格,但是也不是代替之前的风格。之前的风格有一拨人,现在的风格也有一拨人,只是给市场的选择变多了。



在与LIU讨论当代文身和传统文身的理念差异时,LIU帮我们进一步地厘清了当代文身在文身中的位置。


JUST:你有想过哪一天文身作品在国内可以像三代目的文身博物馆那样吗?

LIU:我觉得我们这一类的发展方向可能不会像三代目那种做法,可能更多的会想和美术馆、画廊合作,往艺术或娱乐的方向会偏多一点。不会去给一个匠人立一座丰碑那种方式。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日本纹身大师雕佑西三代目是日本乃至世界纹身行业的泰斗,他从事纹身50多年,留下来很多传奇的纹身作品,也创建了唯一一个纹身艺术博物馆。


JUST:你会怎么看待日本那种匠人精神和当代文身的态度的差异,这两种精神会有对冲吗?

LIU:理念上可能有一点(对冲),因为匠人精神是追求精益求精,不要太关注外部世界,他要把自己的活越干越好。但我们其实就是让自己的作品更有创意。和他们的那种理想是不一样的。


文身这件事,骨子里来看是一件私事,Admin更喜欢把拥有当代文身的人们称为“收藏家”,这中间收藏的是他们的艺术,更是某些年轻人的理想国。

这个理想国里可能没那么多意义沉重的表达,大家轻松一点,chill一点,听着电子音乐就把文身做了,文什么,怎么文,不重要。

那什么重要?


虽然看到这里也理解了当代文身到底是什么,但这种完全抛却技术的理念却依然让人疑惑:

在国内泛滥创造了很多毁皮文身的野鸡文身师也同样是“抛却技术”的,那当代文身跟他们的区别在哪儿?


03


与野鸡文身店有什么区别?


如果只是为了追求放弃皮肤的酷,是不是随便找个不会文身的人去文身,也是一样?
带着这些疑问,我们对LIU拿出了小鞭子进行了一场灵魂拷问。

JUST:你是怎么去界定当代文身跟野鸡文身店的区别的?你们在介绍中提到的当代文身的独特价值到底是什么?

LIU:我们不会直说“这个好这个不好”,就像你们现在做的这个事情一样,我们就是把更多我们认为好的东西展示给大家。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健康打算作品


JUST:这个好的点在哪儿?

LIU:我就拿“健康打算”来做例子,他那个店就不是在于文身,可能就在于我大胆我无所谓我放得开,你们要文一个精致的图案,我就不是,我很开心我比你酷,这是他比较关键的一点。

第二就是当代文身是一波审美,他们觉得那样好看,包括我可能还不是完全地喜欢那种审美,我能接受一点,对大众来讲那完全就是丑的,但对他们来讲那就是美的。审美变了,装酷的方式也变了,我无所谓,“放弃自己的皮肤是一种酷。”,毁皮才是一种酷,太精致的反而太累了。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JUST: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LIU:这不是我有这种想法,我是看到有一批年轻人会有这种想法,我去发掘一下。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ZHOUZHOU作品


JUST:但这些人也会去找这些文身师,找你推荐的文身师,而不会随便找个人文。

LIU:这个真的要区分的话,是真的不好区分。我觉得这还是要跟“网红”扯上关系,你看像吴赫、窦靖童他们也喜欢这样的文身。他们本身就是“网红”,他们有话语权,他们文什么都是酷的。所以更重要的是找这个人,找他背后的那个符号,他个人的品牌。

比如说同样是文一个圆圈,一个瞎画的圆圈,你去路边那种野鸡文身店,找一个浑身是龙的文身师随便画个圈,和找健康打算随便随便文个圈,它是一模一样的,但它背后的品牌价值不一样。他们去消费的不仅仅是这个圈,也是背后的这个品牌,这个文身师,这个人设。从作品,无法区分。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她们的必须纹身部门作品


JUST:所以很多承载者他去找健康打算这种文身师,他是不是更多的是喜欢这个人?

LIU:对,喜欢这个人和喜欢他的作品可能一样,都要喜欢。他不仅仅是喜欢这个作品。


跟风的投机者


当代文身尝试用这样的形式讽刺消费社会,消解崇高,也提供了一种新的审美。

但从表面看,好像又降低了本来就很低的文身门槛。对那些习惯了跟风的人来说,当代文身好像给他们提供了投机取巧的捷径。


JUST:我们很好奇,这些奇奇怪怪的文身师你们是从哪儿找到的?
LIU:第一波是早就认识的比较熟悉的文身师。之后也有一些文身师想要被我们采访,我们就会先关注一下他,观察一段时间,如果觉得他的东西不错,就会采访。 但大多还是我们主动去找的,会在微博、Instagram上浏览看谁的作品挺有意思的。


JUST:因为你们Admin推荐的很多当代文身师,有些线条甚至看起来很粗糙(LIU:不是甚至,就是很粗糙)。这样会不会对别的文身师、一些刚入行的文身师或者一些外界的人形成一个误解:“诶?还可以这样做。”

LIU:不光是当代文身这个圈,当代艺术这个圈也有很多投机者。他们自己就是个网红,随便扎一扎扎成什么样都可以。对于想投机的人来说,绝对是造成了误解,觉得“欸,这样也能干”。但这个也不妨碍审美的变化。但其实并没有特别担心这种现象,因为我们挑选的还是有自己想法,而且都是文身态度还是很坚定很热爱的文身师,我们才会推荐出来。

那种今天开始扎文身,第二天让我们推荐的那种文身师,我们都拒绝了。


在这点上,Admin做得格外好。他们建立了一个漫长的观察机制,拥有严格的作品准入门槛,这背后不仅仅只是喜欢,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一种守夜人的坚持。


玩,艺术


他们选择推荐的文身师,很多都毕业于各大美院,拥有良好传统审美体系的教育,甚至包括Admin的主理人LIU也曾经受过专业的艺术教育,毕业于湖美壁画系。

而如今他却在微博上自称“被开除的小学生tatoo”,做着自称互联网风格的小学生文身,身体力行地践行着当代文身。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LIU的作品


JUST:你也是一个艺术家,你们Admin 为什么不放自己的采访和作品?

LIU:用自己的平台夸自己,感觉有点怪。自问自答也很奇怪。

JUST:学过油画之后,创作这种反绘画的作品有没有难度?

LIU:开始的时候有难度,画惯了有“立体感”的东西,画什么都习惯性的加些明暗,想放下那些所谓的绘画技巧,却总是无意识的让画面看起来“更好”。但后来自己的想法越来越开放,直至完全抛弃了工匠精神,这种反会画的作品对我来讲就小菜一碟了。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LIU大学时期的画


JUST:你之前提到往往是艺术家会更喜欢这种风格,能列举几个你文过的艺术家吗?

LIU:mdm,让我随便文,我就给他文了一个人工智能的米老鼠。吕典,让我随便文,文了一朵花。疯狗,让我随便文,文了一辆警车。基本就是随便文。(JUST:好幸福,达到了很多文身师梦寐以求的职业理想:承载者说随便文 对的,哈哈

JUST:你提到很多艺术家在做这种当代文身,能介绍几个你认识或者知道的文这种文身的艺术家吗?

LIU:吕典,他的风格最特别。其实他没有固定的风格。他一直在探索新的文身可能性。吴俊勇,他把他的绘画用文身的形式表现出来,不被传统的文身技术和审美所束缚。合成云,文身和行为艺术结合。他的文身更在乎过程,而不在乎结果。

做我们这一类文身的文身师,他们的态度都还是比较放松的。比如说他要文身一个月就只能接到一个活,赚一点点钱,他也会做一些别的工作。有的也算是兼职文身师,很多都是跨界的。比如我们店里有一个文身师他同时也是艺术家,有画在展览和卖。像我们采访过的吴俊勇,文身就只是他的表现形式之一。



03


AdminTattoo的初衷与运作


除了前文列举的那些“激进派”,Admin其实也是一个宝藏号,里面还有很多看起来真的很美也不奇怪的作品。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木艮子作品


聊完当代文身,我们的问题回归到了AdminTattoo这个媒体的本身。

JUST:你做Admin的初衷是什么?
LIU:做Admin的初衷有三点:
第一是,几乎没有看到像样的文身媒体,目前看到的文身媒体就tattoo magazine,但他们跟我们也差不多是同时开始做的。
第二个,我对当代文身、当代艺术比较感兴趣,刚好身边又有这样的一群朋友和这样的一群年轻文身师,我有资源去做这个事情。
第三,我觉得自己还是有能力去做这个事情。比如说视频啊、写点文章这些对我来说比较轻松。
还有在网上听说流量能变现呀什么的,就想先创造流量,再创造些产品出来变现。现在发现也变不了太多(笑)。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GONE作品


JUST:看到你们的采访都是很简单的问答,在采访过程中会遇到困难吗?有些文身师可能专注于文身,而并不擅长文字表达,你们会怎么办?
LIU:答不出来就让他们多答几遍。会针对文身师制定新的问题。之前也想过做视频采访,但很多文身师面对镜头会很紧张,说不出话。目前发现问题问多了也很无聊,我们在寻找改变的方向。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小土作品


JUST:TattooMagazine 对你们的采访里,你们提到你们的编辑包括收入稳定的文身师,艺术家,大学老师和媒体工作者。这样的一帮人是以怎样的契机变成一个团队的。

LIU:现在基本上是阿蕾负责采访,我负责视频的部分和文章怎么写。主要工作是我们俩在做,其他人更像是技术顾问,需要的时候会帮忙。



Admin的背后


阿蕾也是一位文身师,同时参与Admin的采访和运营。她聊起Admin的感受时,有一点深深撼动了我们。

她说之前和她一样,很多当代文身的文身师都很孤独,但Admin让他们不再像孤岛。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郑吉吉_妖作品


JUST:大家都亲切叫你A妹,作为admin背后的女人,有什么感受?

阿蕾:其实之前这个风格好像并没有一个体系,之前这些文身师都是在个人地在画各自的图案,散落各地,就好像是这个媒体把他们集合在一起,现在形成了一个风格。大家有了一个聚集地。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白医玍作品


JUST:在整个过程中,你就会有那种伴随他们成长的感觉吗?

阿蕾:他们日常的微博作品更新(Admin微博上),是我在每天在发布。我每天要去看采访过的这些文身师的页面更新,这个还蛮有意思的。会看着他们以前可能更新的时间可能一个月就几次,(Just:恰饭问题得不到解决的感觉)对,到后来一周有好几次,有时候看他们图越来越多,我真的发自内心的高兴。看到这样的良性循环,就觉得这个媒体很有意义。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kulo作品


JUST:那这个工作会让你觉得骄傲吗?

阿蕾:我没有觉得自己有多……(重要),但我是一直在旁边看着整个过程,就觉得蛮有意义的(LIU:见证历史)。

JUST:你们有没有知道哪个文身师是因为你们推荐而更好的?

阿蕾:这个我们不敢说,哈哈。但是后来有文身师给我们反馈的是,他们的很多顾客是通过admin找到了他,那我就觉得还是有一定的影响。他们有的粉丝会说,现在如果想文身的话,都会看我们。会觉得这个媒体把他们喜欢的风格都集合在一起了。

在Admin已经养成了这样的一小部分群体。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比巴卜作品




结 语


文身可以是一门手艺,也可以是一种艺术。它的形态取决于创造者的理念。
这类小学生风格的文身出现在你眼前时,与其抱着先入为主的态度草率批判,不如去认识他们,理解他们。
我们可能永远无法完全定义风格和意义,但我们每做的一次尝试和努力,任何一件专业的作品,除了需要专业者的判断,更需要业余的掌声。
在成为泡沫以前,我们都曾是不屈的激浪。

再引用艺术家吕典发在Admin的文章中的一段话:
文身与绘画并无太大不同,说到底也是图像的呈现,只不过媒介从画布变成了皮肤,并多了“永久携带”这个特点。也许正是这个特点,“文身一定是有意义的,谨慎的,负责的”这样的想法在几乎每一个纹身师的潜意识中存在。这并没错,只是新的可能性会被之埋没。
我试图告诉大家,文身不一定需要有崇高的意义,它可以是轻松的,随性的。文身也不应该有整齐划一的标准,不应该有“这才是文身,那样就不是文身”的偏见。我也想告诉大家,《纹身车》项目中呈现的看似荒诞的,粗糙的,甚至“不负责任”的纹身作品其实是经过严肃思:考的,而不是在胡闹。我们并不代表未来的审美,只是为扁平碎片的未来提供多一座高原。

当代文身在未来也将会迎来,被广泛接纳认同、被投机、被同质化,被另一种新的文身形式拍到河底的一天。

但在此之前,它已成为时代河流中的一朵激浪。



采访:木木 小狼
文:小狼
视频拍摄、后期:咪咪


拎着小皮鞭的灵魂拷问


今日讨论

关于文身,你最大胆的想法是什么?


评论抽奖

我们将在9月1日00:00选出

评论区最高赞评论


奖品

Admin友情赞助奖品

练习皮手机壳一套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

套装

没有工具,一切意义都是无法实现的。

套装工具包括:文身针,文身颜料,转印笔,蓝藻,凡士林,极简教程,收纳盒铁盒。

手机壳材质:文身练习皮专用软硅胶

版本:iphone x ; iphone7/8

售价  ¥198




AdminTattoo:你说我文的是坨屎,我也不会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