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偶然发现了一篇神奇的文章。

出自1885年的《自然》杂志。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一开始,我以为这个日期打错了。

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拜读了一下,发现还真是1885年。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看看这朴素而沧桑的排版

像不像小时候练习册最后附的答案


对于硬核纹身爱好者来说,这绝对是捡到宝了哈哈!于是就翻译了这篇文章,和大家一起“穿越”回去,看看1885年的日本纹身是什么样吧。


在这里想提醒一下,这篇文章发表于135年前,必然有它的局限性。有些观点和现象描述也许与今日不符,敬请大家客观阅读和理解。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这篇文章是根据Baelz医生的研究写成,当时他为日本政府工作。


日本人的纹身行为,总体来说是那些社会较低阶层人民的纹身,吸引了很多欧洲学者的关注。不但是因为纹身中展现出的精巧构思和技艺,也与在纹身行为最普遍的社会阶层的职业、风俗有关,它们决定了这个阶层的人们常常需要赤身工作。


就我们所知,还未曾有人用Baelz医生一样的透彻和关切来探讨过这个主题。Baelz医生说,在几个世纪里诸多达到了高标准的文化中,日本也许是唯一保存了纹身的传统并将其高度艺术化发展的。


直到几年前,纹身现象在日本都相当普遍。根据估算,仅在东京就曾有——也许仍然有—— 30000 有纹身的人。不同于西方国家,人们把纹身局限在身体的一小部分,在日本,这种身体装饰会覆盖整个后背和相当可观的一部分四肢,但是头部、颈部、手足是不被纹身的。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日下部金兵衛 摄影,1875

日本男性的满背纹身


纹身现象局限于下层阶级,上层人认为没必要用这样的方式“损毁”身体。在大型城镇的工人和苦力中纹身很常见,以至于时至今日,曾从事这两种行当而没有纹身的年长者,都会是例外的存在。


纹身的题材很丰富,最常见的是巨大的龙、狮子、战斗场景、美丽的女性、历史事件和花卉等等,Baelz医生表示从未见过淫秽的图象被做成纹身。纹身用到的颜色是黑色(看起来是蓝色)和不同色调的红色。黑色来源于日本人日常使用的书写材料,墨水,红色则取自朱砂。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通俗水浒传豪杰百八人之浪里白条张顺

歌川国芳,1827-1830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通俗水浒传豪杰百八人之浪子燕青

歌川国芳,1827-1830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人们想纹身时,便会从流行的画册中找到自己欣赏的画作,或者用自己的想象力去构思画面,再找到纹身师。


纹身师做好准备后,将图像描在皮肤上,技艺纯熟的纹身师只需描绘轮廓,但对技艺没有那么自信的纹身师,会将整个图像描画在客人的皮肤上,再进行细节刻画。不同于南海的一些岛屿,在日本做纹身时不需要进行特殊的仪式,这个过程也没有什么宗教意义。


纹身师使用极其尖细的缝衣针,把4、8、12、20甚至是40根针一排排固定在一块木头上,如果有40根针,就会分为四排,每排十根针。针尖构成的面是很均匀的。除非是有意想要做出较浅或较深的阴影,则会把针按相应长度来排列,据说这样会格外疼痛。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使用到的针


在皮肤被针穿刺的部位,纹身师使用左手大拇指和食指将皮肤拉伸,用左手的中指和小指握住一支蘸有墨水或朱砂的毛笔。纹身师右手拿着固定有针的木头,给针蘸上色料之后,把右手靠在左手大拇指上,极快地用针穿刺皮肤,时不时停下给针补上色料。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水浒传中的九纹龙史进

月冈芳年,1868

 这幅画描绘了纹身师的姿势

注意看纹身师左手夹住的毛笔


Baelz医生有一次记数时,发现每秒可以进行10次穿刺,因为使用10根针,所以纹身承载者每秒承受100次皮肤的刺破。以这样快的速度,纹身师仍然能做出美丽而层次细腻丰富的纹身,实在令人惊奇,但事实的确如此。


一个娴熟的纹身师,用这种方式可以在一天内刺完一个成年男子的后背或者胸部或者腹部。这需要几十万针的刺入,但是纹身承载者经受的痛感通常没有预想中那么糟。这样的穿刺比起疼痛更像是“痒”,也不会流血,这表明针并没有触及皮质,也解释了为什么纹身的疼痛通常在人们的忍受限度之内。


但情况并不总是这样,因为在很多表面皮肤比较细嫩的部分,或在颜色需要做得更深的部位,血液会慢慢地渗到表面,疼痛加剧。这种情况最常发生在膝盖和手肘。因此,拥有大面积的精美纹身被视作男子气概和坚忍不拔的象征。


纹身完成之后,需要使用温水清洗,这会导致一些疼痛,但此后纹身的色彩会更加清晰。这之后纹身承载者就可以继续自己的日常生活了,纹身师不会要求特殊的饮食。在纹身后的几个小时,纹身承载者通常会有轻微发烧的感觉,但是不会持续太久。大约三天后表皮会开始脱落,但是皮肤并不会因为纹身变得异常敏感,承载者可以如往常一样工作。


女性纹身的案例也有,但是很少见,大多是风流女子。但是其实,纹身的色彩在皮肤相对更白皙白皙的女性身上,能呈现出更清晰和美丽的效果。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接受纹身的日本女性,作者来源不详

图一大约拍摄于1937


近来,纹身被日本的法律禁止,因为有人纹身风俗认为对于文明人类来说是粗野的举动。

但是,日本的纹身相较于其他国家已经实属优秀,以至于据说许多欧洲水手都把这当做到访日本时最期待的事。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作者不详,1880

背部纹身的外国男性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了解了纹身的方法后,Baelz医生开始探讨纹身的起源和意义。


我们现有对纹身最久远的参考出现在东亚,大约三年前,一个中国王子不情愿地被指定为王位继承人,他为了使自己失去继位的可能性而给自己纹身。如今,纹身在中国和朝鲜已逐渐荒废,在缅甸似乎还是很时髦。1872年,一个曾和缅甸人一起服刑,从头顶到脚底都纹了身的男人出现在欧洲的展览上。


纹身行为在南海岛屿的岛民和美洲印第安人中还是很普遍的。Wuttke在他关于书写起源的著作中尝试证明纹身也是一种书写的方式,但在日本显然并非如此。Baelz医生说,纹身的意义对于日本人来说,与前者有相当大的差异。


首先,对于南海岛民和印第安人来说,纹身具有宗教和象征的意义,是一种有仪式感且通常神圣的过程。但是在日本,纹身只是为了美观。在其他的文化中,纹身是一种不同身份的区分,标识着部落的英雄和领袖,然而在日本,纹身表明一个人隶属于社会低级阶层的身份。


并且,在其他地区,暴露在衣服之外的身体部位是人们最喜爱的纹身部位,但在日本人们只在被衣物遮盖的部位纹身。值得注意的是,在日本原住民阿伊努人中,纹身发生在身体暴露的位置,并且纹身的常常是女性,这两点将它和日本纹身区分开来,但是同一些北部民族,比如艾斯基摩人和奥斯蒂亚克人相似。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江户时期关于阿伊努人纹身的绘画

纹身在阿依努文化中有神圣意义,也是婚姻的前提。

19世纪,日本政府封禁阿伊努人纹身的习俗。

1998年,最后一个有纹身的阿伊努女性去世。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作者不详,1890

脸部有纹身的阿伊努女性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Albert Peter 摄影,1903

脸部有纹身的因纽特女性


那么,日本人的纹身是如何不同于其他民族纹身的意义呢?

Baelz医生的回答是,在日本纹身是一种饰物和装饰。

这一点有许多的证据,比如,只有通常被服饰遮盖的身体部位被纹身;不是所有的工人都会纹身,只有那些在工作会大量排汗、在半裸状态下能更好工作的工人,比如赛跑者、马夫、脚夫。而在这些人当中,纹身也只在那些在大型城镇间往来的人中常见,因为在大城市中,赤裸身体会招致旁人的反感,刺在身体上的纹样使他们在赤裸时也仿佛穿着衣服,在乡间劳作的农民是不会纹身的。而且纹身和衣物的色彩是相符的,都是带有辛苦劳动印迹的深蓝色。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作者不详,1885

两名有纹身的轿夫和坐在轿子中的女性


日本人并未意识到这个理论,他们认为纹身是从中国流传过来的,并且把它当作一种惩罚的方式。事实上,纹身的确一度被用来标记犯人,但是肘部的一个环形纹身就足够表明用意,这不能够解释为什么纹身行为会在一个特定的阶级中朝特定的方向发展和传播。Baelz医生认为,纹身仅仅是衣物的替代,然而随着穿衣变成强制要求,纹身便失去了意义。


至于纹身的起源,日本周围的一些民族,比如阿依努人,是有纹身习俗的,也可能十六世纪时在东海中远航探索的日本航海士在别处看到了纹身。


Baelz医生表示,日本人发现他们可以在皮肤上刻画出一个雨水无法冲刷、太阳灼晒也无法使之枯萎,甚至连能够吞噬一切的时间都无法销毁的图案,然后他们用与生俱来的艺术天赋,将那些原本在构思和制作上都很简陋的图案一步步精进完善,达到了极高的艺术水准。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作者、时间不详

Horiuno II 二代目彫宇


起初并没有多少人穿着这样深蓝色的“皮衣”,但是当这些人在他们的同伴面前,他们看起来穿着衣服而且被精致的纹身装点着。人们发现这样的装饰便宜、持久,且每个人都能按照自己的喜好拥有,纹身便成为了时尚。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Felice Beato 摄影,1870

为了能呈现出纹身本来的面貌,摄影师手动为照片上色




文章到这里就结束啦。

本来以为这篇文章只要翻译一下就好了,没想到我又花了两个晚上查资料找图…

之后我会继续做一些纹身相关学术讨论的翻译,大家有感兴趣的内容可以留言告诉我呀!


看到末尾的读者,想必都是日式传统纹身的真爱粉吧!

点我打开TATYOU小程序,

看看TATYOU收录的日式传统风格的纹身师吧 😀



推荐一点延伸阅读:


歌川国芳《通俗水浒传豪杰百八人》:

http://www.kuniyoshiproject.com/The%20108%20Heroes%20of%20the%20Popular%20Suikoden,%20Part%20I.htm

Felice Beato摄影作品:

http://www.getty.edu/art/collection/artists/1931/felice-beato-english-born-italy-1832-1909/

阿伊努人的纹身:

TATTOOING AMONG JAPAN’S AINU PEOPLE

一些日本纹身的老照片:

https://fishki.net/2156648-nastojawaja-jakudza.html

一篇比较全的日式传统纹身介绍:

http://www.clarknorthart.com/the-japan-style.html




最后,别忘了关注TATYOU。

TATYOU建了一个读者/用户群,我们会在这里和大家聊聊TATYOU未来的计划,也聚集了很多同样热爱纹身的朋友们一起交流、讨论。

想要和我们沟通、反馈意见、催更的朋友们在公众号里回复“进群”即可。

现在上车的都是元老级用户 😀


1885年,就有人把纹身写进了《自然》杂志。


点“在看”吗,谢谢。